中准网
星辰
  星辰之一
  纯粹是个时间问题,你究竟在祈求宽恕
  之前,该不该在夜色中沉溺孤独的幻象。
  而幻象催动着诅咒,就像星空下堕落的
  神纷纷杀死高墙下无辜的孩子。只有霞光
  缓缓升起,距离黎明女神只有一步之遥。
  还没等到风平浪静,恶意的星座撺唆着暴风眼。
  谎言如影随形,有多少谜底下温柔的梦乡
  就有多少古老的骗局。从大海深处
  我远远望见牧羊人,从苹果园到空寂的丛林
  从空中庇翼到城墙倾颓
  倾听溺死在星辰旁凄婉的爱情。星辰之二
  我们冲出茅草屋,漆黑一片,场面混乱。
  我们的"悲伤姑姑"嘴里喷涌着无数发光的玫瑰,
  就像无法启程的日日夜夜,蹲守在爷爷破旧的
  四合院里,抬头仰望黑夜里长出的那根
  横梁,
  拴紧小熊星座的两端,从未绝望地垂落。
  忧伤的梦穿过打补丁的驳船,我与父亲
  肩并着肩。
  桅杆下继续逃窜,我们注视着荒原里黝黑
  的铜像
  就像面前那条幽深的河。庞大的家族如何
  难逃
  厄运,噩梦的魅影如何击中吕卡翁膨胀的
  下体,
  连死人的声誉都无法遮盖传闻中恐怖的诅咒
  ——幽灵般漫天飞舞。
  我们难道生来就如此不幸?那么多人只能
  默默忍受被抽打右脸?难道宽宥可以消除
  一切迷惘?而懦弱究竟是福还是祸?
  父亲,今晚我们又肩并着肩,在星空下
  述说着爷爷生前荣归故里的传说。星辰之三
  顺着婆娑树影,我穿过狭窄坡路(通往吉
  的堡幼儿园)。
  透过两排垂悬的树叶,隐约可见英伦风格
  别墅的红墙。
  有的蜷缩在半空,裸露死白的树干。那是因
  雨水的腐蚀,还是太阳的灼烧?而贫穷的
  树根可否支撑起悬空的力量?或倾颓前的
  预言?
  抑或死亡的追踪?而当我躲进干枯树枝垒
  起的危房,
  从陡峭的楼梯延伸到漆黑的屋顶。盘旋空
  中的修蛇
  恶狠狠吞噬掉三道门扉,我来不及跨出僅
  存的一道
  门槛,来不及完成一次完整的爱。就在你
  跪下
  祈求的那一刻,神龛下许愿的苹果在也没
  能赎回
  首凤村玫瑰色雨夜里许下的毒咒。那念念
  有词的
  宣纸冲走痴牛騃女"你的""我的"冰冷
  的话语。
  正如我醒来那一刻,我无力摁下确切
  的词。
  就像每次疯狂般抓取空无,撕裂—溃散—
  饥饿
  之后。徒留夜空下遗弃的碎片。星辰之四
  那位福音传播者从教会以外的天空穿越过来
  他的位置紧邻一个壕沟或裂隙间晃动的木板
  这之前,那位测量员因私秘密进入一座火城
  他的手里只有一根断了线头的蜡烛,他要
  讲述一宗空气投毒案,如何赤裸裸横行在
  碎石、暗沟、便溺、电脑触控式屏幕与
  口罩之间
  就像他手上一杯橙汁如何瞬间幻化成石头
  就像一群莫名其妙的便衣出现在第一时间
  梦醒的梳妆台。那位传播者滑落手中的拐杖
  一群木头人呆立退潮的岸边,落泪如蜡。
  岸的对面,水杯里的蛇牙奔赴一场虚无
  的洗礼。星辰之五
  琅然,清圆,谁吹奏起笛子。谁偕同
  约翰去了拔摩岛,遍布星子的四周如此寂静。
  谁还活着,感到庆幸,远离追踪的幽灵。
  夜晚正在降临,陪伴着清风、明月与
  海浪。在海岸边,托马斯借助"信心的飞跃",
  他看见一颗生命树,结了十二样果子。
  就像苏格拉底怀揣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遵守着书上的预言。而一小时前
  谁遇见骷髅,遇见重新被感染的幽灵
  弹跳起疯癫的舞蹈。谁与乘槎人误入牛肉啤酒
  咖啡厅,谁撞见大泰迪熊,还有人体模特。
  而有谁知道,谁在星子边上呼喊着:
  约翰,约翰。
 
林育辉星子幻象传播者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