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欲望操纵下的傀儡
  摘 要:《榆树下的欲望》是尤金·奥尼尔悲剧的代表作之一,故事发生在1840年新英格兰的一个农场,呈现了一出由欲望引发的乱伦和弑子的人间悲剧。本文通过对《榆树下的欲望》中爱碧形象的剖析,反映了欲望驱使下人性的缺失和道德的沦丧,揭示了其悲剧命运背后的原因,阐述了爱碧的悲剧命运给予现代人的警示和启迪。
  关键词:欲望;爱碧;悲剧命运;启迪
  作者简介:高阳阳(1992-),女,汉族,黑龙江绥化人,语言学在读硕士,吉林大学公共外语学院2015级研究生,研究方向: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7)-11--02
  尤金·奥尼尔是20世纪美国最伟大的戏剧家,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戏剧大师之一,作为"美国戏剧之父"曾先后四次获得普利策奖,也是美国唯一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剧作家,为美国戏剧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美国著名戏剧评论家约翰·加斯纳教授在1953年12月的《泰晤士报》上曾这样评价尤金·奥尼尔:"在奥尼尔之前,美国只有剧院,奥尼尔以后,美国才有了戏剧。"这无疑是对尤金·奥尼尔在戏剧上的成就最高的肯定。
  《榆树下的欲望》是奥尼尔20世纪20年代最优秀的作品,被誉为"美国第一部希腊式悲剧"。故事发生在19世纪上半叶,当时美国是一个新生的国家,在经过领土扩张和西欧移民大量涌入之后,经济和科技飞速发展,物质财富得到极大的丰富,同时清教徒思想大行其道,所以人们勤劳工作而又自私贪婪。奥尼尔以古希腊悲剧为创作源泉,以当时美国人民的思想和性格形象为现实基础,以其对悲剧丰富的表达能力,给予了戏剧中人物鲜明的性格形象,深刻地讽刺了资本主义制度下人性的冷漠和对金钱的狂热,同时也暗指了其悲剧命运的深层次原因。
  (一)金钱社会下的欲望悲剧
  爱碧是一个不幸的女子,在进入农庄前就过着卑微悲惨的生活,她自幼父母双亡,不得不给别人干体力活来维系着和酒鬼前夫及孩子所组成的小家庭。然而最终前夫病死,孩子最后也死了,小家庭分崩离析,这为整个戏剧奠定了悲剧的基调,为之后悲剧发展的进行作了铺垫。
  此时,农场主凯勃特的出现无疑是爱碧摆脱困苦生活并迅速成为上位者的救命稻草,虽然凯勃特自私贪婪,冷漠无情,但经历了无限艰辛困苦的爱碧很现实的认识到,嫁给他拥有实实在在的物质才能给她足够的依靠。"家!真美,美极了!我不敢相信这真是我的"饱尝了生活苦难的爱碧看到美丽的农庄,她震惊了,这是她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不由得表现出内心的喜悦。这时的爱碧内心开始滋生占有农庄的欲望,但是农庄对于清教徒代表的凯勃特而言是固有物,是他实现人生价值的证明,同时凯勃特的儿子伊本也被死去的母亲从小灌输继承农庄的理念,所以三者对于农庄的欲望博弈是悲剧发生的导火索,是一切罪恶发生的源头。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说:"如果欲望无限膨胀,它不仅要吞没整个自然界,而且还要成为我们为非作恶的原因,也就这样我们转化为欲望的奴隶,同时欲望又腐蚀和奴役着我们。"在欲望的驱使下,爱碧嫁给可以当自己父亲的凯勃特,在与凯勃特结合后又想占有农庄。当爱碧看到"守财奴"凯勃特不肯轻易将农庄给别人的时候,爱碧只好寄希望于凯勃特死后通过孩子来获得农庄的继承权,但是她和年迈的凯勃特并不能生育出一个孩子来继承农庄,爱碧就将视线转移至伊本身上。
  在奥尼尔的对伊本的描写中,伊本强壮有力,年轻健美,与粗鲁无聊的凯勃特相比,伊本无疑是生活中一阵清风,伊本年轻的身体对爱碧来说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爱碧故意穿着最好的衣服坐在门廊上吸引伊本的注意,用各种暧昧的语言和动作挑逗伊本。"两人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他的眼睛被她的俘虏了。她那双热辣辣的眼睛渐渐地征服了他。在这炎热的空气里,肉体的互相吸引变成一种无法抵御的力量",爱碧冲破了道德的底线,用自己的肉体征服了伊本来满足自己难以克制的情欲,同时也为了获得农庄的继承权而和伊本生下了孩子。这种不伦恋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一颗必将引爆的定时炸弹。
  但是,当爱碧和伊本灵肉结合在一起的时候,真爱胜过了俗欲和贪念。"我爱你,伊本!上帝知道我爱你!"伊本"倏地跪倒在沙发上,搂住她——将积郁的感情全部爆发出来。‘我爱你,爱碧!"这时爱碧和伊本之间从最开始的"欲望的游戏"慢慢升华成高尚的爱情,尤其是当爱碧生下了伊本的孩子,爱碧更是深深地爱上了伊本。然而爱碧和伊本感情始于欲望,注定是畸形的脆弱的,也必将走向毁灭。
  当凯勃特将爱碧曾经说过的话和盘托出的时候,愤怒的伊本决定去找爱碧对质。爱情可以让人变得非常温柔,也可以让人变得异常愤怒。莎士比亚是这样描写爱情的忠贞的重要性的"忠诚的爱情充溢在我的心中,我无法估计自己享有的财富"伊本认为爱碧是为了得到了农场而欺骗自己的感情,他愤怒地向爱碧咆哮着,然后离爱碧而去"你欺骗了我——欺骗了我这个没用的傻瓜——你是存心的!"极度的愤怒中的伊本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语言"但愿他没生出来!但愿他现在就死!"处于爱情漩涡中的爱碧彻底失去了理智,她自以为是地认为孩子是他们感情的障碍,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心,追逐一份真挚的爱情,消除伊本对她的误解,悲伤的爱碧不惜杀死了孩子,从而導致了整个戏剧最大悲剧的发生。然而伊本恐惧于爱碧这种丧心病狂的爱,愤怒之下伊本告发了爱碧,却最终感动于爱碧的真情而选择和爱碧一起承担杀死孩子的罪名,共赴监牢,因此凯勃特也失去了继承人,伴着他的农庄孤独终老,曾经美丽的农庄也必将荒芜。
  (二)欲望悲剧的剖析
  马克思曾经说"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奥尼尔将作品的背景设置在19世纪四十年代是有其深刻寓意的,经过一次世界大战的西方社会,精神上困惑迷茫,人们更加注重追求物质上的享受来填补内心的空虚。曾经处于社会底层的爱碧曾经要靠体力才能维持基本生活需求,爱碧想要改变生活的现状,但作为男权社会中被压迫的对象,她只能出卖自己的肉体来换取生活的富足和安稳。
  戏剧中凯勃特是一个典型的清教徒形象,贪婪吝啬,冷酷无情,为了自己的农场,奴役压榨自己的儿子,把自己的妻子当作生育的工具。这样的凯勃特不肯轻易将农场给任何一个人,在爱碧和凯勃特的对话中,凯勃特甚至表示他宁可死也要和农庄在一起。凯勃特的生命被欲念驱使,心像石头一样坚硬冰冷,即使美丽的新婚妻子在侧,凯勃特依旧反复强调他对农庄的占有权,他警惕地将农庄紧紧地握在手里。这种赤裸裸的占有欲显示了他与农庄融为一体的思想,凸显了凯勃特的贪婪自私,冷酷顽固。在他的影响下,欲望侵蚀着这个家庭的中每一个人,这个家庭也失去了该有的温情,家庭不再是温暖的避风港,更像是利益争夺的战场。
  凯勃特一家中每一个人都非常渴望占有农庄,农庄是他们无法挣脱的物质欲望。冷漠无情,自私麻木不仅是凯勃特一家的精神写照,更加反映了小镇的精神状态。在凯勃特为了庆祝小儿子降生而举办的舞会上,"狡黠地笑着的乐师",窃窃私语的人,镇上的每一个人的冷嘲热讽都显示大家其实都对那个公开的秘密心照不宣。奥尼尔描写了这样一幅讽刺性的画面,嘲讽了当时的美国社会,人们丢失了人性中最宝贵的善良,人们变成自私自利,没有情感的动物。(薛燕,2015)
  著名作家察·高吉迪说:"人一旦成为欲念的奴隶,就永远也解脱不了了。"在欲望的驱使下,人性被异化和扭曲了。传统文学对女性的定义都是温顺的妻子,伟大的母亲形象,然而爱碧却不是,与继子伊本的不伦恋,"弑婴的母亲",爱碧可以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妖妇"形象。爱碧的形象了颠覆伦理常规,奥尼尔赋予了爱碧和时代不同的标签,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和情欲,她无畏无惧地争夺农庄,赤裸裸地表现出对鲜活肉体难以遏制的渴望,这种敢于窥探男人权利的行为甚至一度给这个家庭中男权的代表凯勃特带了焦虑和不安,正是这种焦虑和不安让凯勃特向伊本揭发爱碧,从而导致了后面一系列悲剧的发生。
  伊本听信凯勃特后选择斥责并离开爱碧,表现出他对他们之间爱情的不信任,而爱碧选择弑婴来挽留伊本,表现出她为了得到一份真情而奋不顾身的疯狂,正是这种疯狂造成了毁灭,这正是悲剧性所在。"爱碧身上有着和伊本一样的骚动,野性和不顾一切的气质。"两个人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都是契合的,所以他们不顾一切地突破了伦理道德的界限相爱,但是这种爱情是源于对肉体的情欲和对农庄的贪欲,本就不具备爱情最基本的信任基础,是脆弱的,所以凯勃特的一番话就彻底刺破他们之间的爱情泡沫。泡沫的破碎或者说这段基于物质欲望的不伦恋的曝光使爱碧彻底疯狂了,她冲破对金钱的占有欲,疯狂的追逐爱情,从而造成一个婴孩的死去,即本剧最大悲剧的发生。
  奥尼尔笔下对弑婴情节的设计颠覆了文学中一向伟大慈祥的母亲形象,爱碧这个母亲形象有了希腊神话的悲剧色彩,我们可以在爱碧身上看到美狄亚的影子。与美狄亚不同的是,爱碧杀了自己的孩子是为了取悦自己的恋人,在爱碧看来,尽管这个孩子不直接代表财富,却代表着与农场纠缠的利益,为了证明自己的爱情是纯洁的,是不掺杂金钱交易的,爱碧选择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也就选择了割裂与农庄的利益关系。(唐仁芳,施常州 2006)那么可以说这个孩子就是两个人内心欲望的化身,所代表的不仅是两人对农庄疯狂的占有欲,失控的情欲,还是对凯勃特的报复欲。爱碧和伊本的爱情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这个孩子是这场畸形不伦恋的产物,更是不可能存在,所以悲剧的结局是不能避免的。
  (三)结语
  埃及作家尤素福·西巴伊说过:"欲望是人遭受磨难的根源。诚然,欲望可以使人得到欢乐和幸福;但这欢乐、幸福的背后却是苦难,乐极是要生悲的;一切欲望实现之后,却也免不了灾难。"奥尼尔笔下的爱碧经历了金钱社会下的苦难繁华和争权夺势,最终覆灭于和伊本的不伦恋中,其淋漓尽致的揭示了在金钱社会中,一步步升级的欲望就像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一点点吞噬着人心,把人变成了没有灵魂,被欲望操纵的傀儡。奥尼尔以爱碧的悲剧警示世人在金钱欲望面前的人心是残忍而又脆弱的,虽然合理的欲望可以成为人类进步的原动力,但是失控的欲望却会带来毁灭的悲剧,他告诫世人不要在物质财富面前迷失自我,不要忘记守护自己的精神家园,要相信即便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中也会有美好的事物值得坚守,就比如戏剧最后对爱情的坚守救赎了欲望纠缠下的爱碧和伊本。世人应当从中获得启迪,在充斥着欲望的金钱社会中坚持自我,守住人性的底线,理性的去追逐人生中的美好。
  参考文献:
  [1]唐仁芳,施常州 女人·爱情·杀子——《榆树下的欲望》中爱碧杀婴行为剖析[J]. 文学研究 2006(12).
  [2]薛燕 《榆树下的欲望》中的爱与精神救赎[J]. 作家 2015(20).
  [3] [法] 卢梭. 社会契约论 [M]. 北京:商务出版社, 2011.
  [4][埃及] 尤素福·西巴伊 人生一瞬間[M]. 北京:新华出版,1980.
 
高阳阳悲剧命运欲望启迪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