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瞎子伯伯
  写下这个题目,我就觉得是对老人的不恭。因为我的伯伯较多,为了区分只好用这个不雅的字眼儿。好在他老人家从来没有怪过我。小的时候,我就管他叫瞎子伯伯,可父亲听了总要斥责几句。每每这时,老人家总是笑着说:"瞎就是瞎嘛,能怪孩子不礼貌!"瞎子伯伯和伯母无儿无女,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从他家到我家有十多里路,都是山路,上坡下坎,到了我家当门还要过一条小河。他常来我家玩,最爱跟我爷爷摆龙门阵。他常来常往,从来没有跌倒过,也不会走错路。夏天,他赤着脚走路;冬天,他穿上鞋,手里拿根拐棍。在拐棍头上安有一个铁杵,大人们说,只要听声音,他就知道是土路还是石头道,但他到我们家这点路是用不着拄杖的。父亲说,路在瞎子伯伯心里,眼在脚上。夜里和白天一样,眼前黑,心里亮。
  瞎子伯伯66岁那年,伯母去世了,是死于非命。那天早上,伯母起得很早,端了一大盆衣服到河边去洗,不小心一件衣服被河水冲走,伯母去追,不料掉进了深水塘溺水而死。对于伯母的死,瞎子伯伯十分自责,他说:"平时老伴下河洗衣服,我都要跟着去,可那天不知老伴为何起那么早就下河!"就这样,他一年多再没出过门。后来他说:"人到66,阎王请去吃粑肉。"伯伯和伯母同命,时年都是66岁,走了一个也在情理之中。可话虽这么说,孤身的伯伯生活却异常艰难。几位堂叔一合计,将四叔家的三娃过继给了瞎子伯伯,孩子虽只有10多岁,可聪明懂事。平日里三娃除了上学就是照顾老人的起居生活。这孩子家中活路做的井井有条,寨邻老少都竖大拇指,可就有一点让老人挂心。三娃在学校念中学,学习成绩还优秀,就是喜欢跟别的孩子打架,招致了不少家长登门向伯伯告状。日积月累,伯伯想,这孩子不严加管管不行,长大了更会惹祸。可他又苦于没有办法惩罚他。于是老人想出了一招儿。那天下午,山娃背着书包哼哼叽叽进了堂屋,伯伯手里攒了几颗糖块。等三娃放下书包,伯伯就招呼三娃。"三娃,你过来,刚才他们给我几颗糖,你拿去吃。"伯伯左手攥着糖,等三娃的手刚刚接过糖,伯伯用右手一把抓住三娃的胳膊,三下五除二,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三娃捆了个结结实实。没等三娃回过神儿,伯伯却厉声吼道:"你老实跟我讲,在学校为什么打人?"三娃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吱吱晤唔说不出话来。越是这样,伯伯越生气,气愤之下痛打了三娃一顿。
  1979年三娃应征入伍当了兵,同年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二等功,成为战斗英雄。当立功喜报送到伯伯手中时,老人高兴得逢人就说:"我早就说过,三娃这孩子有出息,在我膝下这些年乖巧得很!"可乡亲们说,还是您老思想开明。三娃到伯伯身边之前已经辍学了。可伯伯不愿看到这孩子就这样下去,卖掉了自己百年后的棺木送三娃又上了学。三娃当兵是伯伯再三动员他去的。三娃想,我当兵走了老爹怎么办?他放心不下老人自己一人在家。可伯伯说:"我都这般年纪了,活不了几年了,不要因为我连累了这娃,耽误了娃娃的前途。"
  三娃当兵走后,伯伯来我家的次数更多了。每次来,父母都要留老人住上些日子。记得有一年的春上开学,我却因交不起三元钱的书学费让父母犯愁,伯伯来到我家,从身上掏出仅有的两元钱递给父亲,父亲说啥也不肯要老人的钱。伯伯说;"娃娃们必须读得书识得字,将来才有出息。"父亲接过钱,眼里噙满了泪花。父亲告诉我,要记住伯伯的恩情。
  就在我当兵的那年冬天,瞎子伯伯突发疾病去世了。三娃从部队回来没能见上伯伯的最后一面,跪在伯伯坟头,他顾不上军人的尊容,在老人的坟头哭诉着,泣不成声,三娃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悲痛。
  消息传到军营,我还是一名新兵。我用津贴费买了些纸钱,偷偷在营房后边的十字路口焚烧,寄托对瞎子伯伯的思念。不料被同班的小李子告了密,连长让我在军人大会上做检查。我十分委屈,偷偷趴在被窝里哭。排长知道后安慰我不要太伤心,这是人之常理。排长是理解我的,排长成了我最依赖的人。
  据说,自伯伯死后,年年清明三娃都要回去给伯伯祭扫坟墓。去年三娃带着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给伯伯和伯母安了墓碑。碑文上镌刻着:慈父王世和老大人之墓,立碑人:儿:王谦;媳:舒琴;孙:怀远,怀琴。
  我想老人九泉之下,定当安息!
  写下这些文字,旨在让后人知晓瞎子伯伯的平生为人和秉性,也算作对老人的一片思念。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感想大全写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