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摩羯座
  长途大巴的空调坏了。
  每停靠一个站点,汽油味混合烟味汗腥味都叫梁溪想吐。
  好在,那感觉一阵阵涌来快要顶不住时,车子又开始晃晃悠悠启动了。
  有风抚慰过来,将梁溪的不舒服压了下去,梁溪眯着眼又开始在车上昏昏欲睡。
  那件森马T恤被汗水浸的润润的,纯白面料已经开始发黄,若不是肩膀上那些抽象图案的映衬,这体恤怕是早好些年就该淘汰了。梁溪早上拉开衣柜扫视了一遍,最后毫不犹豫取出来,把自己套了进去。
  这衣服是八年前梁溪自己买的。
  八年前的梁溪比现在瘦,穿上并未觉得有多么合身。所以那时,这件衣服就一直闲在梁溪的衣柜里。不单是这件,还有很多都是。
  梁溪那时年轻,还没和小米他爸离婚,经常给自己买衣服。
  一套套,一件件的。眼皮都不带眨一下。
  不单是买衣服。梁溪还给自己买发卡,买首饰,买鞋,买带蕾丝带花边的袜子。
  有一次记得是大中午,也是这么热的天,拉上门,梁溪趿拉着拖鞋就上街了。
  那天梁溪在商场转悠了两个多小时,最后给自己买了一枚银戒指。皇冠造型,镶着一粒闪闪发亮的小钻。当然,那是水钻,不然店家不会二十五块钱的价格卖给她。梁溪戴着这枚戒指一下子就流泪了。
  梁溪爱哭。打小就是。和大米谈恋爱时哭,和大米领结婚证也哭。
  大米说,好好的,你哭什么?梁溪说是因为太幸福了。
  大米就叹气,啥也没给你买,连桌酒席都没摆,幸福啥?
  梁溪就笑,甜甜蜜蜜地笑。梁溪笑起来两只眼睛半眯着,抿着嘴,看上去没心没肺的,既风情又纯情。
  梁溪说,啥也没也幸福。
  后来就有了小米。
  梁溪和小米他爸谈恋爱时很爱笑。用小米他爸大米的话说就是,两只眼睛像两个弯月亮。
  当然,真正迷住小米他爸的还有梁溪的温柔可人勤俭持家的好秉性。
  那时小米已经两岁多了,上了幼儿园。小米他爸也开始在单位里显山露水的忙碌起来。
  梁溪说,啥时候你闲了,去商场给我买个银戒指。
  大米说,要那玩意干嘛,梁溪说民心手上的看到没,白金的,三千多呢。我看了,买个银的和那个差不多,别人也看不出来,好歹结婚这么多年,得有个信物不是。
  当然,那时手机也刚开始在他们居住的小城普及。梁溪用家里的座机。每次电话一接通,梁溪就温温柔柔地问,大米,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或者是,大米,我饭都做好了,菜都凉了。
  梁溪的声音永远都是低而温柔。梁溪受了委屈也从不回自己的娘家诉。
  因为大米说过,他最烦自己的二嫂子,每次和二哥吵了架,不管是白天还是二半夜,二嫂子都会跑回自己的娘家不回来。二哥若是第二天去接必定要被二嫂子的娘家痛批一番。
  梁溪从不。若是俩人吵架,梁溪就一个人默默掉眼泪。眼泪有限,掉一会,没了,梁溪的心情就跟着好起来了。或者,掉着眼泪梁溪发现地板上有些碎屑,就开始起身去清扫了,扫着扫着梁溪自己就忘记了。好在那时的矛盾都是些鸡毛蒜皮,梁溪也从不朝自己的心里拾。
  可事情在小米三岁时的那年春天起了变化。
  那天大米下班很准时。也不对,比平时早了十几分钟。还给梁溪捎了一把青菜。
  晚上洗了澡的梁溪像往常那样拱着头朝大米怀里钻,大米却翻个身睡着了。那段大米忙,经常这样,梁溪也就没放在心上。奈何梁溪那天有点春情澎湃,虽然没放在心上,但一个人默默盯着窗外的霓虹也没有睡着。也不对,梁溪觉得自己那时已经睡着了。
  因为是朦朦胧胧中感知到大米起床的,大米的床起得小心翼翼,和平常的粗魯不管不顾大不相同,这让梁溪觉得奇怪。其实这也没什么,人在朦胧状态下其实是喜欢拿些懒惰理由来欺骗自己的。梁溪也是,所以尽管觉得奇怪,梁溪又无限甜蜜地告诉自己说,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体贴嘛。可是接下来大米的动作却毁灭了梁溪的幻想,因为梁溪清晰听到钥匙串哗啦一响。那是大米放在衣架上的牛仔裤。除非大米要出门,否则不会去动。
  愣了有几秒钟,梁溪立马把自己拽了起来。提着心赶到卫生间,冲水声已经响起,虽然大米左挡右挡,梁溪还是从缝隙处瞅见马桶里打着旋消失的是一只用过的避孕套。
  那个晚上的睡眠消失了,梁溪破天荒哭喊厮打乱甩东西闹得动静很大。
  但直到天亮梁溪也没从大米嘴里掏出什么。
  天将亮时,大米咬着牙冷冷地说,你到底还想过不?
  这话叫梁溪真真实地愣了一愣。很快,梁溪就弄懂了大米的意思。
  想过,就不要继续闹下去。就要息事宁人。依照梁溪原本的倔强,出了这档子事无论如何是不会容忍的,可梁溪想想自己家里不挡事的爹妈和那个不挡事的弟弟,最后咬咬牙,将眼泪咽进了肚子里。看梁溪不闹了,大米又温柔起来。他拥过梁溪的脊背轻轻拍,还无限悲凉地说,我这么做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咱这个家吗。不然,你想想我何苦这么辛苦?
  那件事是个谜。被梁溪生生吞咽下去再没吐出来过。
  大米在单位越来越受到重视,一个月有二十多天都在外面出差。所以好容易呆在家里的几天时间里,梁溪一点也舍不得拿来争吵了。但不在家,不等于没有风声刮过来。不在家不等于没有蛛丝马迹遗漏。可小米一天天大了,梁溪已经越来不想为这些去闹腾了。
  梁溪不闹的原因还在于自己的脸颊出了两大朵黄褐斑。
  这两大朵黄褐斑一出来就夺走了梁溪原本就为数不多的自信和斗志,将梁溪的身心再次彻底鞭挞的冷静,残酷,不动声色。
  也使梁溪明白自己没文凭没工作,而女儿小米已经一天天大了,懂事了。梁溪以前花朵般的鲜艳正在随着时间慢慢褪色枯萎。梁溪就是那时起开始关注祛斑产品,迷上花钱的。
  似乎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大米从不反对梁溪在这上面花钱。大米说,想买什么就买,不要怕花钱。钱是什么,钱就是王八蛋,没了,还可以挣回来。钱是干嘛的,钱就是叫人花的嘛。endprint
  梁溪也是那时起,开始给自己买衣服的。
  只要不开心了,就上街买件衣服给自己。
  穿上新衣服的瞬间,心情一下大好,什么烦恼啊委屈啊,都消失了。
  梁溪也是那时起迷恋上踢毽球的。
  等等,迷恋上踢毽球是因为每天面对电脑的时间太久。
  是的,那时梁溪已经在本市的股市开始崭露头角。
  家里那时已经买了房,买了车。每天的日子都和昨天一样波澜不惊地过着。
  也是一次很偶然的家庭聚会,梁溪的一个侄子说,钱拿来炒股啊,存银行嘛事不顶的。
  后来,梁溪在接受电视台周末访谈的节目时,也是这么说的,我呀,天生就是适合炒股票的。当然,一开始梁溪也是抱着试试玩的态度拿了一小笔钱加入股票大军的。梁溪在心里对自己说,好吧,就这些,赔就赔了,只当都扔沟里了。
  可就是当初这点小投入一下子就让梁溪尝到了甜头。梁溪对自己说,好吧,这些再次投入试试。如果说开始梁溪是懵懵懂懂靠着运气赚取了第一桶金,那么接下来,梁溪是真真切切把自己融入了进去。什么开盘价,收盘价,最高价,最低价,优先股,梁溪后来说得那是头头是道。梁溪开始在自己博客发布探讨和股票有关的这些信息,还每日坚持更新探讨大盘走势趋向。
  半年后,本地某知名网站专门给梁溪本人设置了一个版块,邀请梁溪过去坐镇。版块的名字就叫:股民你、我、他。
  版块上梁溪已经开始以专家自居,专门给初涉股市的股民解答疑惑。
  外人看到的梁溪坚强,自信,谈吐不多却不凡。一笑一颦举手投足都魅力十足,尤其眉宇间萦绕的那份淡淡轻愁,似解未解。当然,外人眼里的梁溪是无比强大的也是幸福的。
  事业有成,有幸福的家,可爱的女儿,能干又帅气的老公。
  可梁溪就是在那时提出离婚的。
  那时,距离大米的第一次背叛已经整整过去了八年。
  八年间,梁溪一次次在深夜诘问,再一次次拽着自己回来。
  不要怪梁溪太过认真。八年的生活其实已经将梁溪打磨的无比圆润了。
  真正促使梁溪下定决心的是大米给梁溪新买了一只金手镯。
  近三十五克的老凤祥,用掉了大米快一个月的工资。
  手镯锁上手腕的瞬间,梁溪再次流泪了。
  这手镯,让梁溪想起这几年来收到的许多礼物。
  第一次时,大米为了表示歉意,挂在梁溪脖子上的翻盖手机。
  后来,不知从哪里得来,拿回家的淋浴塑料挡暖。
  一小瓶的洗面奶,还有那管护手霜。
  欧洲出差带回来的香奈儿香水。
  钻石项链。刻着两个小人的德国原产双立人刀。
  总之,中间的一些,打个马虎眼都可以蒙混过去,但开始那翻盖手机和冲水马桶却是牢牢在梁溪的脑海生了根的。最后买老凤祥手镯的前三天,家里已经闹翻了天。
  梁溪晕倒,当晚被120拉走的那天晚上,梁溪的弟弟直接过来砸了客厅那台42吋的液晶电视。
  不要试图询问梁溪最后一次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些事,梁溪不说,建议还是不要问。
  梁溪向来都是要强的女子,这么多年,一个人把什么都吞咽下去了,这里又何必揭人伤疤。所以离婚一事进行的是非常顺利。这么说是比起梁溪和大米结婚时。
  梁溪和大米结婚时,补办身份证,开婚前证明,原居委会盖章,婚前健康检查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最后万事俱备,大米却要到上海出差。大米去上海出差了八天,梁溪八天里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总担心大米出了这样那样不好的事。
  可梁溪没想到十几年的感情到了民政服务大厅不到十分钟,问完,填完,一盖章一对夫妻就成陌路了。大厅里办理离婚的有好几对,看上去都相当的平静。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但出了民政服务的大厅,一个人飘忽在八月的阳光下,梁溪却感到了冷。
  彻骨的冷。怎么走回去的,梁溪全不记得了。
  梁溪只是在后来的日记里简单记下了这么几句:一个人可以不吃饭不睡觉坚持三四天。
  当然,离婚一事,梁溪瞒住了所有人。
  女儿和父母,梁溪这边的所有亲戚朋友。
  表面上,家里还和以前一样。也不对,是家里的空气更冷凝了。
  两个人都有点我行我素互不干涉。
  梁溪现在最大的热情就是白天窝在计算机前看大盘走势,根据自己的心得发布一些相关理论。到了晚上,要么赴一些饭局,要么就直奔家门前的公园锻炼身体踢毽球。
  包芯玉米就是此时出现的。
  等等,这里还是要简单介绍一下。写作此文本时,梁溪就提出了要求。那就是有关大米小米和自己都可以本名出演,但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出现时,梁溪只允许使用"包芯玉米"。
  请不要觉得这样的名字奇怪,想必梁溪这么设置除了自身的坚持外,必定是有她自己的道理。但是梁溪不说,谁也不好发问。
  所以这里还是重点谈谈梁溪和包芯玉米的爱情。或者是,梁溪遇到包芯玉米后萌发的第二度感情。或者是包芯玉米怎么攻克了梁溪已经封锁起来的心。怎么说,随你,都可以。
  因为梁溪离婚后,以前的诸多纠结都放下了。开始一心一意在股市上发力。不但接二连三赚了个盆满钵满,还因此收获了了不得的好人气。梁溪开始筹划着将自己发布在博上,论坛上的文章梳理出来出几本集子。
  而包芯玉米除了在毽球比赛上会专心致志做好自己的二传给主攻配合的完美无缺外,别的几乎都是一窍不通。且包芯玉米不帅,细细分析,发现包芯玉米甚至还有些丑。
  但包芯玉米年轻,浪漫,而且孩子气。认定一件事比谁都执着。
  比如正踢着毽球呢,包芯玉米说,哎呀,梁溪姐,你的鞋带又开了。
  说着包芯玉米就蹲下來,那么牛高马大的身子矮下来给梁溪系鞋带。梁溪嘴里推辞着后退着,但脚腕早被包芯玉米死死抓在手里了。
 
冷清秋小米玉米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