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那一次我真不舍
  那间我住了十年的老屋,在空置了几年之后,终究还是卖了。
  一个晴朗的日子,妈妈叫上我一同去收拾老屋里剩余的物件,我知道那将是我最后一次重回老屋了。
  我又看见了满墙的涂鸦。小时候的我特别喜欢画画,每次上街,都会缠着妈妈买各种画笔,水彩笔,油画棒,喷喷笔……一股脑儿地统统都要买下。买回来后就疯狂地在墙上涂画,海绵宝宝,七个小矮人,哆啦A梦,阿拉丁神灯等等就全在我的身边了。为此,没少挨爸妈的训斥,但我依旧执着地把墙当作画板,从东墙到西墙,从南墙到北墙,一发而不可收拾。爸爸妈妈发现批评无效之后索性闭口不提了,从此墙上便五颜六色,内容也更加丰富多彩。童年的日子,只要望向墙上的它们,就觉得幸福、绚烂无比。
  可如今,老屋没了,从今往后,那些画,会被覆盖在厚厚的油漆下面,然后被埋在岁月的最底处了。
  我又看见了窗前的那只小板凳。儿时我放学早,妈妈下班晚,爸爸便把我先接送到家里。一个人在家里能干什么?我百般无聊,便会搬来一只小板凳趴在窗台上,看着楼下绿油油的树,风中摇头晃脑的花,看楼下邻居奶奶家的孙子骑在小凳子上"驾——驾——驾——"得意地叫唤,看路上走过的不认识的漂亮阿姨,边看边安心地等妈妈回家。有时邻居奶奶看见了我,便会笑着朝我招手,唤我下去玩,我就会一下子跳下凳子,让邻居奶奶看不见我,等她走了,我会再站上去,继续看花,看树……等妈妈。
  可如今,老屋没了,从今往后,窗台前将不再有一个傻乎乎的孩子趴着等待的身影了,窗台前小板凳上留下的记忆,会被风刮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很难再寻见了吧。
  我又看见了阳台上的那张小桌子。它是当年爸爸做的,因为家里没有高度合
  适的桌子放在阳台吃饭,爸爸便找来一张废旧桌子的面板,再找来几根钢管做桌脚,这就成了我们一家人的欢乐所在。而现在,这张桌子上已积满了厚厚的灰尘,经历了几年的风吹雨打,桌面早已风化,剥落,桌脚也已经完全锈了。我想起当年夏天我们在这张桌子上吃晚饭的情景:天气炎热,傍晚,阳台上却不时有凉风吹过,让人浑身舒爽。这个时候,爸爸和妈妈就会到外面买上几个卤菜,爸爸还会拎上一两瓶啤酒,一家人就挤在那张小小的桌子前吃着,笑着,闹着。饭后,爸爸有时心情好,就会唱上一嗓子,"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大阪城的姑娘辫子长,两颗眼睛真漂亮……""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戏曲、民歌、流行歌曲,他都唱。喝了酒的爸爸脸涨得通红,眯缝着双眼,歌声断断续续,滑稽、可笑得很,常让一旁年幼的我笑得合不拢嘴。妈妈在一旁安静地收拾碗筷,偶尔也会笑嗔爸爸几句。月光柔和地洒在桌上,地上,我们的身上……
  可如今,老屋没了,从今往后,那张小桌子会被丢弃吧,凉风,月色,爸爸的歌声,我们的笑声……将随同它一起消失不见了。
  我又最后看了看那面角落破碎的镜子。此时,阳光正好,直射在窗户上,反射出一道光,变成了一道很美的弧线,又把光投射到地上。我似乎看见了相隔十年前,自己站在这里的画面:我努力踮起脚尖,对着干干净净的镜子,刷牙,洗脸,梳头,踩着满地细细碎碎的阳光。恍惚,原来,十年竟如此之快!
  下楼了,回望这间我生活了十年的老屋,眼里不觉洇上了温热的泪水。我多么希望时光能再次回到很久很久以前,回到那些曾经的日日夜夜:窗外阳光灿烂,照着小小的卧室,小小的客厅,小小的厨房。时间就在那个时候,停一会儿吧……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作文大全写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