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关于科学发展的思考
  当我们提出一个新的观点、倡导一个新的观点、推广一个新的观点的时候,不容置疑,是因为我们在过去和当前有很多思想、行为、作风、做法存在有和这种新观点相违背的地方。比如说,提倡科学发展观,就是因为我们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存在严重的不科学发展的现象,这种现象会严重阻碍中国的健康、持续、稳定、长期发展的。这是必然。现在没有新闻媒体报道报道那个地方的农民吃上了白面馍,因为白面馍不足为奇了;也没有报道那个地方的私家车出现,因为私家车不足为奇了。相反的,媒体连篇累牍报道公众对当众受到欺侮的女青年遭遇的冷漠旁观;报道公众对行劫者熟视无睹,任由其对部分人大肆行劫,劫掠财物甚至伤残身体冷漠相向。这是因为目前普遍道德观念缺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观念充斥人的思想。之所以说这个,就是想证明宣传什么、吆喝什么,就是缺什么。提倡科学发展观,就是因为存在不科学发展的东西。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我很赞成,参加的很积极,因为它深入人心。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这个观点那么好,只是那么泛泛地提一提,没有谁对"不科学发展的表现"进行分析梳理,让如饥似渴想学习科学发展观的人、遵循科学发展观的人如坠云里雾里,不明就里,或者是学习实践起来不理直气壮,对一些"不科学发展的表现"不敢进行大胆剖析、大胆剔除。
  这是为什么?仔细想来,科学发展观是在改革开放是不可能进行到关键时刻提出来的,他面对的"病人"是"改革开放"。《韩非子.喻老》里面有篇文章叫《扁鹊见蔡桓公》,这篇文章给我们展示了从扁鹊见蔡桓公看见蔡桓公有病还可治到三十五天后病"在骨髓,司命之所属也,无奈和也",最后扁鹊只好逃走。人们只知道这则故事讽刺了蔡桓公"讳疾忌医"一命呜呼,人们却没有多少声音斥责扁鹊看见蔡桓公一步步走向死亡,却只有轻描淡写地提醒一下,没有把问题的严重性给蔡桓公讲明白,让其"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最后答应医治。这则故事让人振聋发聩。可是,目前的对待科学发展宣传的这种做法,难道不是另外一种讳疾忌医吗?难道不让人想到"投鼠忌器"吗?改革开放是一个全新的事业,它本身也是发展的事业,与时俱进的事业,也应该是"随物赋形"的事业。允许有失误、允许有不科学的观念存在、允许走弯路。路是人走出来的,特别是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不可能是平直的到达目标的,不可能在地图上画一条线就给人们指出了前进的路线。在这个观点上,我们不应该要求几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思想和实践是完美无缺的,不应该把一切都看作不可改变的,不应该把改革开放看得那么神圣不可"侵犯"。如果这样,那就是讳疾忌医的蔡桓公,如果这样,提出科学发展的政治家就是聪明无用的"蔡桓公"了。
  改革开放是以思想解放大讨论为思想开端的。当时重新提出了检验真理的实践标准,否定了"两个凡是"思想。目前的对改革开放的这种态度,修正改革开放实践过程中不科学因素的这种考量,对实践科学发展观的这种羞羞答答、臣子对君王的这种畏惧,不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两个凡是"吗?
  事物的发展没有非此即彼的机械性,表现得非凡复杂多样。我们对具体情况的判断、对单个现象的修正、对一个人的身体里的病灶的割除,并不是要全面否定一个伟大事业的本身、并不是要杀掉这个人,有什么可怕的,有什么不可以明说的。人有病了,医生光说"你的身体要健康,要做手术割除病灶",不说出具体的病症,不说出病灶在那里,光说不练,一天探视多遍,有什么作用?科学的态度就是把具体的病症及表现说出来,把治病的方子开出来,把手术的方案制订出来,一句话就是要行动起来,重要的是有意义的行动,不是坐而论道。
  有明眼人说,说明白了,就会有人认为现在的中央要改变政策了,所以怕沾上否定改革开放的骂名,会搞乱思想,扰乱行动。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革开放的思想和实践,人们的思想早已成熟了许多,早就会对事物有一个全面公正的判断,这个大可不必担心。因为人们知道,赞歌该唱,唱起赞歌利于我们一心一意、团结一致,致力于我们共同的事业;不合理的该改变,因为改革开放的思想和实践是活的、是革命的、是结合于实际不断变化的,不是死的、教条的、不可改变的。唱了赞歌的东西,不能成为皇帝的威严不可侵犯,唱了赞歌的东西不能成为我们的枷锁僵化我们的思想,唱了赞歌的东西不能成为铁律羁绊我们的行动,那就是错了也不可改变。改革开放政策之所以有生命力,正好是因为它的实践性、发展性、修正性。
  没有科学的发展,改革开放的事业不会最终成功;没有科学发展,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不会走的很远;没有科学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要走弯路!
  我呼吁,在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中,大胆挖掘不符合科学发展的表现并展示给大家,旗帜鲜明地反对不科学发展的思想和行为,并要把其危害给大家讲足、讲透、讲深。如果不这样,不符合科学发展的思想和实践就不会得到清除,就不会及时修正走上科学发展的康庄大道。
  为什么要这样提出问题呢?不科学的表现有哪些,它的危害怎样,不是人人都知道,人人都会意识到的。不知道,没意识到,怎样去改变不科学发展、深刻领会科学发展的实质呢?所以,有必要清楚地把不科学的表现展示出来,把它的危害毫不保留地诊断出来,把解决的办法认真地提出来。
  "提出问题,就是解决问题的一半",这个思想有它的科学性,请不要忘记。
 
马雯蔡桓公扁鹊病灶职场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