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老酒馆马旅长的枪是谷三妹偷了吗老酒馆被发展成联络
  马旅长来到老酒馆,因为欠了酒钱饭钱,所以把自己身上的枪支弹药放在这里,说过几天会拿钱来,然而下次再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些枪全都不见了。马旅长告诉陈怀海,店里面一定有内鬼,然而行踪可疑的也就只有谷三妹了。而且谷三妹本身就身份特殊,不是寻常人,难道那些枪真的都是谷三妹偷的吗?那谷三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马旅长带四个饥肠辘辘的士兵来到老酒馆,一张口就点了二十盘饺子,六个小凉菜,和五斤烧刀子酒,陈怀海担心他们五个人吃不完400个饺子,四个士兵立刻恼羞成怒,一起站起来威胁恐吓陈怀海,马旅长赶忙制止他们,连连保证全能吃完,陈怀海只好照办。
  马旅长和四个士兵大快朵颐,开怀畅饮,他们吃着饺子喝酒,还吆五喝六大声划拳,客人们吓得一个个离开了,亮子提醒他们小点声,马旅长很不耐烦,和亮子据理力争,他看兄弟们已经酒足饭饱,就赌气想走,三爷拦住让他们结账,可他们都没有带钱,想下次来了一起算,雷子和亮子见状,赶忙堵在门口不让他们走,三爷一再强调概不赊账。
  马旅长口口声声要见掌柜陈怀海,陈怀海就带他和一个卫兵来到后院,马旅长拿出身上的手枪和手雷抵押,陈怀海坚决不收,答应今天的酒菜免单,马旅长却不领情,冲着陈怀海大呼小叫,陈怀海一眼就看出他们是刚从对日作战的前线下来的,自愿拿出酒菜款待他们,马旅长却不依不饶,坚持要把枪支和弹药留下来,答应三天以后拿钱来赎,还不许陈怀海走漏半点风声,否则后果自负。
  第二天一早,马旅长来到老酒馆,陈怀海准备了酒和菜招待他,承认那些枪支和弹药没有找到,马旅长就提出到陈怀海的卧室里单聊,他承认现在已经是光杆司令,卫兵也被日本人残忍打死了,逼陈怀海尽快拿出来那些枪支和弹药,谷三妹突然闯进来,谎称丢了一只鸡进来找,陈怀海赶忙把她撵出去,马旅长一眼就看出谷三妹喜欢陈怀海,断定老酒馆里有内鬼,陈怀海苦苦挽留马旅长,答应会全力以赴保他平安,马旅长考虑再三,决定留在老酒馆,陈怀海把他安排到了客房,还让他有时间就到酒馆帮忙干活,这样就可以掩人耳目,马旅长被陈怀海的深明大义深深感动,和他一见如故。
  夜里,马旅长和其他住客酒打起来了,他一个人对付好几个,三爷赶忙把陈怀海叫来,陈怀海三言两语把他们劝开,了解到马旅长一人占三个床铺,打呼噜放屁不算,还光着身子紧紧抱着旁边的住客,住客气得咬牙切齿,就和他大打出手,马旅长被打得鼻青脸肿,他却不服输,还百般狡辩,又遭到住客们的围殴。陈怀海把马旅长单独叫到一边,他才承认梦到抱自己媳妇了,住客不明真相把他毒打一顿,马旅长很自责,向陈怀海赔礼道歉,承诺以后会乖乖听话,再也不给陈怀海惹事。
  谷三妹是一名共产党员,她潜伏在老酒馆,组织上派人向她下达了一个艰巨的任务,让谷三妹尽快把马旅长藏在大连的军火找出来,谷三妹担心连累陈怀海和老酒馆,想换一个地方,可组织上派她来大连的任务就是把老酒馆发展成联络站。
  正在睡觉的马旅长被枪抵住了脑袋,持枪的是和谷三妹谈论军火的人。那人试图问出军火的下落,却收到谷三妹的示警,逃走了。马旅长躲进了陈怀海的炕柜。翌日白天,马旅长正往尿壶里撒尿时传来敲门声,马旅长赶紧放下尿壶钻进炕柜。谷三妹推门进来放洗好的衣服,正要出门看到了马旅长刚刚放下的尿壶,她晃了晃尿壶,环视着屋子,目光落在炕柜上。
  谷三妺慢慢靠近炕柜,恰巧陈怀海回屋,警告她不要随便进自己的屋子。谷三妹出去后,马旅长掀开炕柜盖子,和陈怀海分析谷三妹的举动,觉得藏不住了,决定要走夜里,马旅长去意已决,要召集旧部下做土匪。陈怀海怒斥其没本事,只会抢中国人和日本平民,而不去打鬼子。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影视大全生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