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双十一
  1
  一个人的执念有多深,在那一刻他终于明白。   电脑屏幕上琳琅满目是各样商品,他一一扫着,不时通过屏幕倒影,看着那个伏在自己背后,面容扭曲的女人,一动也不敢动。   正确来说他不能动。自早上开始,他坐在座位上已经整整一天,饥渴难耐,眼皮不停打架。但他勉强支撑着自己,因为怕一旦睡着,背后那个女人不知道会做什么。   他终于后悔了网购,后悔了打开那个不知名的盒子。   昨夜在踏进双11的一刻,他拍下了收藏已久的订单。快递十分给力,一大早就到了。他把网购的东西一一排列在地上,清点了一下,好像多了一件。单上没有标明物品名,反复回想过后,也依然没有印象究竟还买了什么,干脆打开电脑查看购物车。   购物列表中真的混入了一件商品,当时没认真检查,没有发现。图片和信息并没有透露是什么,只写着是因购物而赠送的礼品,价格为零,包邮。   盒子很轻,摇一摇像是空的感觉,尽管如此,他还是打开了。   里面果真什么也没有。   或许是错觉,盒子打开以后,好像有东西沿着手臂爬到了肩膀——冰冷的东西。   几分钟以后颈肩和手开始剧痛。他脱光查看,一块块紫青的痕迹布满上身和手臂,毫无预兆。百度或许知道答案。他回到电脑桌前,打出自己的症状寻求网友解答,正是在切屏的瞬间,他从屏幕中看到了背后那个可怕女人的身影,挽在他腰间,瘦骨嶙峋的手按在他的手背上,控制他打开网购网站,一遍又一遍浏览各种商品。   "如果被可怕的东西缠上,唯一自救的方法,就是不让那东西知道你已经发现了它。"他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传说,于是一直任由女人摆布着,坐了一天。   门铃响起,女人拍下的东西到了。他暗喜,或许可以向快递小哥求救。打开门,接过包裹,尽管他千方百计暗示,又故意引诱快递小哥注意门板玻璃上的倒影,对方好像还是没能理解,转身离去。   他无奈地回到屋里,拆开女人拍下的,新送来的快递,望着盒子里的刀,锯和绳子,一阵寒意涌上心头。   2
  我是一个快递员。   或许是我太累了,连续一个星期没有休息,出现幻觉也不奇怪。可是那真的是幻觉吗?   一整天,在每个收取快递的顾客背后,都骑着一个长相狰狞的女人。虽然五官都扭曲变形,但我还是认得出,那是小雨。   曾几何时,她也只是我的顾客。由于我是负责附近社区的快递员,我们大概每月会见几次面,久而久之,我们在去年光棍节成功脱单在一起。   然而小雨近乎变态的控制欲和剧增的网购频率让我再无法忍受,于是昨夜刚踏进双十一节,我们的脱单纪念日,我提出了分手。   不知道那是否就是她从高楼跳下的原因。   一天以来,我以为那些顾客背后的女人,是因为内疚而看到的幻象,但刚才的一个顾客,他明显知道小雨在身后,还想方设法引起我的注意,想让我帮助脱身。我假装没有在意,走开了。   "如果被可怕的东西缠上,唯一自救的方法,就是不让那东西知道你已经发现了它。"我不知道这个传说的真假,但我不愿冒风险被那女人缠上,尤其对方是小雨。   赶紧上车,然后离开这里,今天早点下班回家比较安全。就在我刚触及电动车把手的时候,一把利刃落下,如果我再慢一秒缩手,一定会被剁掉。抬起头,我认得那袭击我的狂徒,正是今天收过快递的顾客之一。   不是幻觉,一定是小雨在操纵着他,要把我杀掉。正转身要弃车逃走,前面堵着另一个顾客,远方隐约还有好几个身影在接近。整个社区收过快递的顾客都被控制了!   趁着人数不多,我勉强闪过攻击,逃出了大路,一直没有回头赶回了家。确认门窗都锁好后,我才终于松了口气,只要熬过今天,或许小雨的执念就会消失。   反正不能出去,干脆在屋里拆趁着折扣拍下的快递吧。所有物品拆过以后,剩下一个包裹孤零零躺在地上,我没有印象最近还有网购什么东西,包装也没有标注,好像是赠送的礼品。   拆开看看吧。   3
  他的手脚失去了控制,拿出包裹里的道具,朝外走去。楼下有好几个人,手上拿着同样的东西,朝着同样的方向。他有点理解目前的状况:背后的女人把执念分散,随着快递潜入网购者家中,然后附在各人身上,去完成未完的事情。   为什么选中网购的人?手中的武器究竟要对付谁?   他和巧遇的各个受害者一样,被强制带往一栋大楼的某个楼层。尽头的那扇房门打开着,里面的男人十分脸熟,竟然是刚才离开的快递小哥!   小哥躺在地上吃力地挣扎,身旁摆放着一个熟悉的空盒。他知道此刻一定有个和背后一样的女人,控制小哥打开房门,又把他压制在地上,等候着众人。   他和其他人围了上去,高举手中的武器,切锯砍剁,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酸软无力的同时,也恢复了自由,和其他行凶过后的人们瘫坐在血泊中,看着几个长得一个模样女人拖着快递小哥的残肢,离开了凶屋,四条血痕组成鲜红刺眼的1111,延长而去,只留下一个,仿佛脱单后喜悦的少女,抱着屋内小哥碎裂的残躯,温柔地哼着曲子。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鬼故事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