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官声鸟事
  鸡年春节,同学老覃前来相聚。
  老覃和我一样,是农村考出来的,很质朴。那年代大学生少,他分在机关,从办事员做起,一直做到单位一把手。老覃能当上一把手,之前谁也没看好他,毕竟他没有背景。妻子是工厂的,岳父岳母是小职员,他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一把手意外死亡,職位就空缺了。当时单位有三位副职,包括老覃。另两位像吃了死人的狗,早红了眼。他俩根本没有把老覃放在眼里。突然的机会,两位相互拆台,给纪委写信揭发对方贪污、受贿、乱搞女人。结局是一个调走,一个当了研究员。
  天上掉块狗头金,砸在了老覃头上,老覃顺利上位。
  老覃不贪,也不色,更不赌,但有一样爱好:玩鸟。
  在古代,玩鸟和垂钓是典型的士大夫生活,很有情趣和品位。老覃家里养了不少鸟,比如红嘴儿的水点雀,麻背的马百良,长腿的鹭鸶,学舌的八哥等等。
  有一天,下属单位的头儿来玩,送来一只鸟。这鸟,他从来没有见过:上体灰色,头、上颈黑色;眼上下各有一半圆形白斑;颈项、腰、尾白色。实在好看。
  那老头说那只鸟他叫不上名字,觉得不错,就送给老覃玩。老覃本想拒绝,但没经住诱惑。人有百好,有烟瘾,有酒瘾,有毒瘾,像老覃这样的人,有鸟瘾。
  这下属单位的头儿,老覃和他交往不少,也并没觉得他有求于自己,这人也五十五了,提拔没有希望,所以老覃没有太多犹豫,就收了这只鸟。
  到了年底,上级来考核班子。那位当研究员的前同仁,平时人影不见,这段时间却天天坚持按时上下班。在一对一的谈话中,他揭发了老覃受贿的事——那只鸟。
  考核小组由组织部、纪委、直属机关党委的干部组成。现在高压反腐,一听到受贿,个个神经紧张。立马查证,还真有此事。原来这鸟,叫遗鸥,全世界一共也不到一万只,是濒临绝种的一类保护动物,珍稀得很,黑市交易十万几十万一只。
  老覃躺着受枪。他如实交待,说他根本不知道是啥鸟,只是觉得好玩才收下了。
  老覃的事,组织上也为难。一则仅仅只是一只鸟的事,只不过这鸟是保护动物,老覃还真不知情;二则老覃收了一只鸟,这事,证据确凿。最后,组织上再三研究讨论后,把这鸟事了了——老覃被免了职。
  那只鸟交给了公家,只能送动物园,因为没人愿养这只背时的鸟。
  人们纷纷说,这老覃,真是背了"鸟"事。
  不知情的人,莫名其妙,还以为是绯闻呢。
  责任编辑/乙然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马卫头儿毒瘾研究员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