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人类生来携带暴力基因吗
  上几周发生多起恐怖袭击案件,如果有谁对人类这个物种失望也不足为奇,毕竟人类常常滥用暴力、协商解决方案也常以失败告终。我们人类一定是天生带有暴力基因。或者换句话说,"战争赋予我们意义",这句话是Chris Hedges2002年新书的题目。
  然而,实际上,我们并非天生暴力,而是生来具有协作精神。Douglas Fry认为,"地球上的绝大部分人早晨起床,迎接的是安宁无暴力的一天,日日如此。"
  大多数时候,人类向往协作与善良。因此,我们要仔细研究攻击性及其成因。三千年来,亚伯拉罕诸教认为,上帝创造人类,人类建立盟约关系。上帝视暴力为罪恶。
  但在近代,有人认为宗教引发暴力,而本周初去世的法国哲学家Rene Girard认为,暴力催生宗教。
  所有这些漫不经心的定论都离题甚远。
  首先,作恶多端的是世俗政权,所以说宗教引发暴力的观点是行不通的。20世纪的灾难的起因是欧洲经济竞赛、斯大林主义和纳粹主义。
  这些起因都跟宗教信仰的特质无关:不可歪曲万能的主的教诲为自己行方便。我们再看看匹诺切特、伊迪·阿敏、罗伯特·穆加贝、mao主席等人的暴力罪行,他们都是无信仰的刽子手。我们还可以看看东亚的暴力事件,都不是因宗教而起。
  实际上,宗教的主要信仰历来倡导我们要富有同情心、理解他人。18世纪的启蒙运动中首次出现了提倡宽容的呼声。提出者Sebastian Castellio, Baruch Spinoza, Roger Williams, John Locke 都具有犹太教-基督教的教育背景。因此,把人类暴力归因于宗教相当于把通奸归因于婚礼誓词。
  近代宗教领袖拥护和平的例子比比皆是,如Dorothy Day, Cardinal Joseph Bernardin, Martin Luther King Jr., Desmond Tutu, Emmanuel Levinas, Abraham Joshua Heschel,。还有埃及Grand Mufti、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以及谴责ISIS暴行的穆斯林民众。
  所以宗教并不会引发暴力。但是暴力也不会催生宗教,Girard也同意此观点。身为宗教学者,他认为,社会冲突需要找一个替罪羊。替罪羊就是释放被压抑的进攻性、凝聚集体的集体仪式。他认为,这种仪式就是宗教和其他社会机构的根基。
  问题是,Girard的理论未得到进化生物学和人类学领域的认可。主导我们人类的不是竞争,而是"高度协作"。
  人类进化的成果包括通过宗族间的合作狩猎保障基本生存,而非相互竞争。家族和群落互助养育后代。发动战争也并非我们的天性,战争是在历史文化进程中出现的,并非人类通有、也不是生物需求。
  我们最猛烈的攻击性并非是生物起因,而是文化起因。这一观点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改变协作的天性,而要保护这一天性。
  还有一种解释是,人们产生攻击性并非因为想要争取别人所拥有的,而是担心别人会夺走属于自己的。这是Hobbes的观点:恐惧促使人们产生"我们VS他们"的极化观点和零和思维。这种恐惧超越了我们的协作天性,导致Hobbes所说的"各自为战"。
  打破我们的"互利主义"的另一个因素是缺乏生活承诺。我们寻求生存和"生活方式"意外的意义,促使我们在工作、艺术和品行方面有所成就。如果缺乏这种"意义",不寻求自我超越,会对人产生腐蚀性作用。会导致家庭冷漠、物质滥用、犯罪、自杀,承受不起任何"意义"。
  中东、中亚和西方国家的移民区的百万人口都有理由认为,他们一度拥有的(资源、尊严、对生活的掌控)都被夺走了。他们看不到未来有什么希望。这种现状的原因是长期的宗教问题、政治问题、经济贪污、殖民政策,以及全球化,全球化把数个经济领域和社会经济阶级驱逐出去。
  因此,有目标、有归属之处、能够排除苦难、有一份有身份、有尊严的事业,就再好不过了。战争和恐怖袭击中的自我牺牲是最高层级的自我超越。
  这绝不是为暴力辩护,而是试图找出破坏协作天性的罪魁祸首、解释ISIS这种"事业"大行其道的原因。
  如果想消除向善天性中的暴力成分,拥抱我们的协作和善良天性,我们有必要考虑上述结论。
 
自我超越经营大全赚钱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