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爱上一个抑郁症患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今天就让小编为各位分析一下爱上一个抑郁症患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里和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很大程度上我们是无法决定自己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当我们喜欢上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时候,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很好的和对方沟通、交流,这种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操作方法
  01:
  他不信鬼神,却能在午夜,清晰地听到身体里另一个人对他喋喋不休;却能在白天,看到本该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有面孔模糊不清的人踱来踱去。   他听到一个声音在恶毒地诅咒他应该结束自己生命。他默默地拿起了刀,直到鲜血顺着胳膊一条条淌下来,痛觉战胜了幻觉,才终于如释重负地哭了出来……   最开始出现神经衰弱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和记忆力开始下降,睡眠开始变得紊乱,学习状态也大不如从前。他感到极度的恐慌与害怕,心想,「老子才30不到啊」。   慢慢的这些恐慌和害怕变成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又被本就惊慌失措的小心脏无限放大。像滚雪球一样,这些负面情绪最终转变成一种负面状态,他就此落入一个黑暗的深渊。   夸张到什么程度呢?就连煮个饺子煮粘锅了,他都要进行深刻的自我批判,然后上升到一个自我怀疑的层面,「噢,你现在连个饺子都煮不好啦」。   那些抑郁症的表现症状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朋友得了抑郁症呢?我想是从他在日常生活中出现以下症状的时候吧。   一是低自我评价。这一方面可能是源于他学习和工作方面的压力。他是理科博士,要不停地做实验,但是实验一直都不成功。在失败不断重复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认为自己就是注定不幸运、不被眷顾的,对自己的评价也越来越低。渐渐地,他失去了对自己命运的控制感,觉得命运在被一种不友善的神秘力量控制着。   二是社交功能的退化。他变得非常孤僻,基本上不是在实验室工作,就是待在家里,从来都不出门。造成这种孤僻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对外界环境无法控制,害怕受到伤害,于是就躲在自己的安全区里,通过减少与外界接触来保护自己;另一方面,人都会倾向于对外界展现自己认为好的、可爱的一面,将问题隐藏起来,而他把自己本身当做了「问题」,于是就把自己「藏起来」了。   三是缺乏活力。他总是觉得很累,即便没有工作任务的时候,他依然会觉得非常累,整天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做。   在他家人和我的说服下,他主动去了医院,诊断结果是中度抑郁症,开始了漫长的药物和心理治疗。   抑郁症所经历的阶段   我看过很多关于抑郁症的报道和分享,大部分情况下,人们描述抑郁症时,都在说典型症状。大概因为这是最明显的,所以极其容易受到关注。而症状或者治疗方法,跟经历抑郁症的时间有很大的关系。随着时间的发展,抑郁症患者可能会经历以下几个阶段:   (1)改善症状阶段(2年以内)   在这个阶段,抑郁症患者的心情还是很差,出不了门,跟家人、朋友无法对话。他们会感到乏力、脚步沉重、心脏抽搐,并希望药物能尽快改善这些问题。这个阶段,看医生和调整药物是最重要的。运气好的话,两年内甚至可以靠吃药和调整治愈抑郁症。   (2)改善生活细节阶段(2-5年)   症状还是原来那些,有所改善,也很少有变化了,而抑郁症患者也已经累了。在这个阶段,药物可以让抑郁症稳定下来,但是也不能停。必须寻找一些新的方法,让生活从黑暗中浮起来,在一片蛮荒地上站稳。   所以,这个阶段抑郁症患者需要做的有两件事:一是了解抑郁的规律,二是根据这个规律重新安排生活中的各项事务。   比如,如果睡眠不好,早上很难起来,那就把会议和最需要脑力的事安排到下午;如果不能跟朋友聚餐,那就不要去了,记得按时吃饭就行。   这是一个探索期,抑郁的规律有时候很诡异,经常会突然袭来让人措手不及,所以他们需要耐心地搞清楚,抑郁症和日常生活的交叉点都有哪些。   (3)改变自我认知阶段(5-10年)   这个时候的抑郁症患者已经大概掌握了抑郁症的节奏,也与其有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相处方式,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亦敌亦友的关系。他们已经可以掌握生活的节奏,靠药物和其他的治疗手段抑郁症已经达成稳定的局面。   在这一阶段,除了生活方式的「成熟」,他们可能还要经历一个很重要的自我认知的改变。   其他人都在好好地奋斗,出国的出国、创业的创业、生孩子的生孩子,生活是关于「怎么活得好」、是关于「成功」的;而他们却在饱受抑郁症的折磨,生活是关于「怎么活下去」、是关于「失败」的。这种对比(或者社会氛围)可能会损伤到自我认知,可能会让他们感觉被迫被定义为失败者。所以这一阶段,他们精神上的核心任务是:不断地调整自我认知,把自己的「感觉」扭转到理性上去。   此时的抑郁症对于他们来说,不再是一件恐怖的事,而是一种身体功能性不适,就像有的人会经常过敏或者消化不良一样。在生活层面,他们与其他人并没有存在太大差异。   这种身体功能的不适,一样需要很长时间来习惯、改善、接受。一样需要药物、运动、社交、支持力量来帮助他们建立起应对机制。痛苦并没有消失,严重抑郁的时候,自杀倾向也不会减少,但他们有办法把它埋起来。   总的来说,处于此阶段的抑郁症患者,是一个有个性的、有价值的人类。他们有一个特别的敌人和朋友,他们之间有着很奇特的相处方式。   (4)适应共存阶段(10年以上)   此时的抑郁症,就和鼻子、眼睛、胳膊、腿一样,成为了抑郁症患者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跟得了风湿病阴天时知道要准备好毯子裹好腿一样,他们了解到该怎样更好地安排生活来与抑郁症和平共处。他们不再被抑郁症所控制,而是和它成为一体,形成了一个共生的系统。   事实上,抑郁症慢慢地改变了他们对生活的认知。过去他们认为一个人呆着是无法社交,是一种病;而现在他们开始享受独处的时间,认为独处并不是一种过错。他们开始关注NGO,关注罕见病,关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各种沉默的个体;他们看到世界之广阔,并且愿意为之贡献出自己的一点力量。   他要面对的只是他自己   和生活中的其他痛苦和困扰一样,抑郁症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其实,大部分人的抑郁症是可以治愈的。如果抑郁症患者可以在一两年时间内完成上面的这些阶段,那应该就会好了。越早进入下一个阶段,应该恢复得越快。   如果抑郁严重,也不用灰心。说真的,所谓痊愈,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什么叫痊愈呢?正常的吃喝玩乐?永远的热情高涨?即使没有抑郁,很多人也不是永远都会热情洋溢、光芒四射。不论处在抑郁症的哪一个阶段,抑郁症患者真正要面对的,只是他们自己。   02:
  或许每个人都有过抑郁情绪低落波动、我曾经也有过焦虑不安、失眠、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因为恐慌身边人不安全感、家庭的压力、饮食作息不规律、后来经历了更无法接受的事实、夜晚独自走在大街上、看着车来车往、那时的我吃不下、睡不好、好像行尸走肉一般、当有天突然照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突然觉得苍老了许多、这好像不是自己认识的爱美的自己、后来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振作精神、因为这样的自己好讨厌、后来我去找了一份更有意义价值的工作、把精力集中到工作上、让自己忙绿、让自己累、慢慢的让自己意识到自己将要惊恐不安的时候,你可以开始深呼吸,慢慢的吸入空气,然后去感受自己慢慢撑起的胸膛、去感受那种紧实感、然后屏住呼吸、一两秒钟之后、缓缓的吐出空气、一定要学会自己调节情绪、然后抛开那些繁琐的事、因为我们的身体已不允许我们自甘堕落下去、加油、抑郁或焦虑的朋友们......   03:
  在患病的那几年中,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总会做同一个梦,梦见我在老家的顶楼睡到半夜,然后一个翻身自己,就看到另一个我就这么的掉下去了,我想伸手去抓,可是就差了那么一点点,我就这么看着自己坠楼身亡了,我没有办法忘记另一个我当时的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与恐惧。   每每当我站在窗边的时候,就会向底下看,总是会在想,如果我就在这时候跳下去,是不是就解脱了,跳下去落在地上,那画面是不是很美呢?我想一定很美。   我无数次问自己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我又为什么要活着,我或者的意义是什么,我很茫然,也不知道答案。   我听别人说,他们或者是为了传宗接代,也有人为理想而奋斗,还有人是为了享受这世界的美好,然而我就在想,如果是为了传宗接代的话,是不是孩子出世之后是不是就可以消失了,如果是为了理想奋斗的话,最终还是为了追求名和利,这个不叫为了理想奋斗,如果是为了享受世界的美好,却是要为了生活而疲于奔波,知道死亡的那一刻才停止,这样又怎么享受这美好的世界呢,责任、奋斗、生活,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字,累,那时我知道人是为了什么或者了,认为是为了累而活着的。   患病的我,每天晚上睡觉只能开着灯睡,不然睡不着,而且还会有冰冷的感觉,一整夜都比较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的。我很怕我自己,如果是在白天,我还会好一点,就是面对死亡也不是那么的怕,   有一次我迷迷糊糊的起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摸着栏杆走,却差点扑空摔下楼去,如果没有栏杆的话,我估计我又经历了一次死亡,当时我的心理是咚咚的直跳。那时我真的很害怕,是的,真的害怕,我害怕死亡,那种接近0的感觉,什么事情都可以想,什么事情也可以不想,就像一个气球,压力太大就会破裂。   04:
  说到抑郁症,没有经历过的人非常难理解这种感受,因为在我最好的朋友没病的时候,我也曾觉得抑郁症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可是当这些事实真正摆到自己面前时,我才深深体会了这种绝望与荒诞的感觉。   我的朋友得了抑郁症   他不信鬼神,却能在午夜,清晰地听到身体里另一个人对他喋喋不休;却能在白天,看到本该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有面孔模糊不清的人踱来踱去。   他听到一个声音在恶毒地诅咒他应该结束自己生命。他默默地拿起了刀,直到鲜血顺着胳膊一条条淌下来,痛觉战胜了幻觉,才终于如释重负地哭了出来……   最开始出现神经衰弱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和记忆力开始下降,睡眠开始变得紊乱,学习状态也大不如从前。他感到极度的恐慌与害怕,心想,「老子才30不到啊」。   慢慢的这些恐慌和害怕变成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又被本就惊慌失措的小心脏无限放大。像滚雪球一样,这些负面情绪最终转变成一种负面状态,他就此落入一个黑暗的深渊。   夸张到什么程度呢?就连煮个饺子煮粘锅了,他都要进行深刻的自我批判,然后上升到一个自我怀疑的层面,「噢,你现在连个饺子都煮不好啦」。   05:
  他不信鬼神,却能在午夜,清晰地听到身体里另一个人对他喋喋不休;却能在白天,看到本该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有面孔模糊不清的人踱来踱去。   他听到一个声音在恶毒地诅咒他应该结束自己生命。他默默地拿起了刀,直到鲜血顺着胳膊一条条淌下来,痛觉战胜了幻觉,才终于如释重负地哭了出来……   最开始出现神经衰弱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和记忆力开始下降,睡眠开始变得紊乱,学习状态也大不如从前。他感到极度的恐慌与害怕,心想,「老子才30不到啊」。   慢慢的这些恐慌和害怕变成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又被本就惊慌失措的小心脏无限放大。像滚雪球一样,这些负面情绪最终转变成一种负面状态,他就此落入一个黑暗的深渊。   夸张到什么程度呢?就连煮个饺子煮粘锅了,他都要进行深刻的自我批判,然后上升到一个自我怀疑的层面,「噢,你现在连个饺子都煮不好啦」。   那些抑郁症的表现症状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朋友得了抑郁症呢?我想是从他在日常生活中出现以下症状的时候吧。   一是低自我评价。这一方面可能是源于他学习和工作方面的压力。他是理科博士,要不停地做实验,但是实验一直都不成功。在失败不断重复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认为自己就是注定不幸运、不被眷顾的,对自己的评价也越来越低。渐渐地,他失去了对自己命运的控制感,觉得命运在被一种不友善的神秘力量控制着
 
情感大全身心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