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我这五年
  那是一九五三年的秋天,我怀着一颗激动的心奔向北京。在火车上,同道来的同志都疲倦得睡着了,我还是爬在窗遥望着远方沉思着,心事头乐得像开花似的。是什么使我这样高兴呢?刚解放的时候,我还在北京一家洗染厂当学徒,而现在我就要在大学当研究生了。一连串的往事涌上了心头,辛酸的回忆和眼前的幸福交织在一起。回想起一九四七年,我才十四岁,我同样是乘着火车奔向北京。可是当时的心情和今天完全两样,那时我刚从小学毕业出来,到处寻找生活,好容易家里才托人介绍到北京一家铺子里当学徒。当学徒的命运我是从小就知道的,和童养媳差不多。但有什么办法呢?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就这样抱着委屈的心情,向着明知是痛苦的命运奔去。现实的学徒生活,果真也没有比我原来意料的好些。我整天给资本家跑腿,沏茶倒水,提夜壶,睡的连地板都不是,而是凉土地,吃的是冷饭剩菜,挨打受骂也不敢声张,有苦也无处去诉,因为老板在收学徒的契约上早写清楚的:三年之内不准回家,也不准家里人探望,甚至连我家里姨夫写来的唯一的一封信。也叫老板扣住了没有给我。
  当然,对于一个少年来说,即使老板像把小鸟关在樊笼中一样,把我束缚起来,也没有关住我向往前途,向往幸福的心。在这种受磨折的日子里,我也有过希望和幻想,我羡慕和我差不多大的老板的孩子们,他们能在学校念书。记得十五岁那年的冬天,有一个晚上我做了梦,梦到和一群孩子们,一起骑着自行车在街道上,有说有笑地走向学校,我高兴得笑出声来。当然,在旧社会里我的求知的欲望,在旧社会里我的求知的欲望,永远只可能是梦想,梦醒了,自己还躺在凉土地上。现实的生活不要说上学校了,连找一张旧报。找一本旧书看看,老板也不允许。有一次,我偷偷地在看一本书,给老板看见了,就给抢走了,并责骂我说:"这不是你干的事。"不让看书,学点手艺总可以吧?我想学点洗衣和叠衣的技术,但也给资本家阻挡了,他害怕我学到手艺以后就会不听他使唤。
  这样的生活怎能熬到头呢?我呆不下去了,有回我真想走,可是离开了这里我又能上哪儿去呢?回家?我看到过学徒学不成回家去的青年所受的遭遇,父母亲友都会骂你没出息,给你看白眼,成天挨冷嘲热讽的日子是不好过的。我看透了自己的唯一的出路只有继续忍受下去。就这样,一个向往着未来美好生活的少年,被摧折了锐气,成天眼睛望着鼻子走路,过着低声下气的生活。
  北京解放,也就解放了我。我带着新生的希望去迎接革命。那时我对党还没有很多认识,但是我从周围的气氛中感觉到,革命对我这样的人,一定是会带来一些新的东西,至少,老板对我的态度就在改变了。从来我听说贸易部门招考干部,我就去投考了。当我看到了榜上有名的时候,就在看榜的地方,我跳着蹦着。我快活得边跳边跑地回到铺子里,第一次昂起了头对老板说:不干了,我要参加革命工作去。从此,我就像放出笼的小鸟,在自由的天地里飞翔,又重新变成下一个活泼泼的少年。
  到了东北贸易部,领导上因为我年龄还小,就决定送我到商业专科学校学习。当我睡在床铺上面不是睡在湿地上;不是看着别人骑着自行车去上学,而是自己夹着笔记本走进教室的时候,心中涌起一股乐滋滋的味道。我怎能不感激党!
  在专科学校毕业出来。我就被留在学校里做人事工作。起先一我也有些不正确的思想情绪。我想,解放前没能捞到念书的机会,自己的文化水平和政治水平还很差,该再去学习才是,于是我盼望着能继续在学校学习。领导上知道了我的心思以后就及时地教育我:工作中的学习也是重要的,多少同志就是在实际斗争中提高了文化和政治水平,掌握了专门业务。我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不切合实际,就扭转了想进学校学习的思想。我想,领导上常常教育做人事工作的同志说:人是最宝贵的财产,而你们是掌握这宝贵财产的人。我明白了领导的意思。我知道这个工作是极其重要的,只要我思想上稍有不认真,就会给工作带来损失。认识了这点以后,我的工作劲头就大了,我知道自己的政治和文化水平都跟不上工作的需要!于是我坚持着自学。努力来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也正因为我及时地听从党的话,努力工作,抓紧学习,所以自己在工作中也不断得到一些提高。
  工作了将近二年,有一天,校长对我说:"小冯,让你到大学去学习怎样?"听了这话,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几天以后,领导上就正式决定送我到中国人民大学去学习了。这一次,我坐上火车往北京开,前面不是旧社会阴暗的学徒的命运在等待着我,而是党为青年们开辟的无限光明的大道在让我奔驰。
  现在我在大学里过着幸福的学习生活,欢欢喜喜地过日子,同学们叫我"小弟",有人问为什么"小弟"老这样乐呢?我反问他们说,还有什么事
  情可出使我不高兴的呢?
  其实,光明的大道也不是完全平坦的,我在学习中经常遭到困难的袭击 。我的基础很差,像学俄文。这是我一生以来头一次学外文。还有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史等课程,学起来都是非常吃力。同学们大部分是大学毕业的,有的甚至是大学的讲师,他们各方面的基础比我强得多,我第一次在课堂上发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摆在面前的尽是困难,我心慌了,甚至动摇过,我想:凭我这样的基础,当研究生行吗?我盼着能调回去工作。这时候,党给了我力量,鼓励我不要灰心,告诉我学习上的困难是难免的,但困难是完全可以克服的。于是我又想回来,党用了多少心血培养我,希望我能成为国家建设事业的专门人才,我怎么能在困难的时候对党说:"我不能胜任,我要辜负您的培养了!"不!决不能这样,动摇就是耻辱,难道我能在困难的面前退却吗?不能,我应该拿出最大的顽强性来和学习上的困难作斗争。有了克服困难的信心以后,学习的劲头就足了。学习上的问题也阻挡不了我的意志,每当学习上的问题还没有弄懂以前决不极易放过去,必须到完全明白为止。同学也给了我不少的鼓劲和帮助,像同宿舍的吴智伟同学,有时间就教我俄文发音和文法,帮我改练习。还有同学教给我怎样做读书笔记。这样、学习上的难关打开了,一个个的困难被克服了。我的学习成绩也不断提高。头一举期我的全部课程都得了四分。但我并不满足这个成绩,寒假中,我还是继续努力,坚持复习功课,第二个学期,我各科的成绩都是五分,获得优等生的称号。
  五年来,祖国给予我的东西是那样多,什么叫人民民主政权,它带给我们些什么?这点从我这五年来亲身的体会、感受是特别深的。直到现在,我一听到别人欢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我心里就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感情。确实的,没有党和人民民主政权,我能有什么前途呢?有些过去认识我的人,有时带着称赞的口气,提到我五年来能从一个学徒,当上大学的研究生 ,而且还是优等生,好像我自己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似的;而我自己是很清楚的:要是没有党、没有人民的政权!我一定还是当学徒下去,老板不让我看书,也不让学手艺,三年学徒熬到头,出来一定是个废品。常我在参加工作十后,如果不是党不断帮助我从个人患得患失的圈子中跳出来,在遇到困难时鼓舞我去克服困难,我又怎能大踏步地前进呢?同时我也看到,不单是我,一面是有千千万万青年,和我一样在人民民主政权下,摆脱了过去悲惨的命运。所以我能够从一个普通的学徒到大学里的研究生。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变化、也是反映了祖国的巨大变化。每当我想起了这些,我就盖不住心头上的激动,我就感到自己对祖国的责任加重了。党和祖国给了我一切,而我也一定将自己的一切,献给党和祖国的社会主义事业!
 
冯玉忠学徒困难祖国文摘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