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从追求赢到学会输
  有一年,我见到全运会柔道冠军。我问他训练的心得,他告诉我:"我刚开始训练时的第一课,就是学会摔倒之后不受伤。你首先必须不断被人打败,然后你要学会翻滚、用特定姿势确保自己倒下之后不会受伤。"这是十分重要的一课,我们也要教会孩子失败之后不受伤,在失败后仍能奋起。
  白岩松老师也曾和我交流过观看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的不同体会。他感觉,欧洲运动员都"会输",他们即使拿个第6名、第8名、第21名,都开心得不得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在比赛过程中已经有了收获。
  我儿子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和他爷爷下军棋、围棋、象棋。为什么?因为每次都是他爷爷故意输。后来我看不过去,我和他下,每次都会让他输。尽管他不愿意和我下,但我每次都要求他必须跟我下——他必须学会输,不然特别危险。
  走出3次挫折,就知道挫折后有光明
  什么叫挫折教育?就是要让孩子在经受挫折的时候,知道有光明。为什么有些孩子跳楼?就是他经受挫折后,他觉得完了,觉得一败涂地了。人生不是这样,我们必须要让孩子知道,败了不要紧,败了一定还是有光明在的。
  但是光靠说教是不行的。在一次次真实的失败中,必须得由你带他去寻找,让他知道那一线光明在哪儿,让他知道可以走出来……走出3次后,他就知道挫折后必有光明,就消灭了更大的人生风险。
  我们学校设有一个学生创业基地——松林书苑。这里会不断挂出"重新开业"的牌子。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公司"死了","死了"后重新开张。说实在的,学校里学生们创办了200多个社团,但最终有多少个,我也搞不清楚,因为今天建两个,明天垮3个。
  有人说,你就不能派老师专门辅导,让他们别垮了?我说不可以,因为一旦老师介入,学生的很多东西就得按老師的想法做了;而且我希望孩子们的社团在学校都垮一次,办个社团,3个月或者半年后垮了,多好!这是人生重要的财富,比今后到社会上办公司垮了的成本低多了。
  我们输得起,孩子才能学会输
  在我们学校,有个"道歉日":10月12日。这个日子是这么来的。有一年秋天,学校着急栽大树,但树被拉到学校时已经深夜一两点了,吵吵闹闹,把好多学生吵得没睡好。
  学生当天晚上就给我发短信了。我就告诉总务处,不断地启发他们。他们终于在我的启发下,在学生的公寓楼前贴了两封"道歉信",向学生们道歉。这一道歉,学生的态度马上就变了,他们觉得他们也得道歉,不该这么计较。所以,后来这一天就成为学校的"道歉日"。
  2011年的校运动会,一个班经过主席台表演舞蹈的时候,会务人员把音乐放错了。学生们很生气,原本排得那么好的舞蹈,音乐配错了,多难受啊!教导处的老师写信一道歉,学生们就消气了。
  我也经常给学生道歉。一次中国教育学会临时安排我去外地参会,但是和孩子们周一共进午餐的"校长有约",两个星期前就已经约好了,我却去不了了。怎么办?道歉,给所有的学生写道歉信,后来学生们也原谅我了。回来后我给大家补上了"校长有约"。
  "木桶理论"害了我们好多年
  "木桶理论"害了我们好多年,我们总是认为短板决定木桶能盛多少水。当我们的孩子有短处的时候,我们的家庭、学校和社会都在急着做一件事,就是补短。其实,更重要的是尽快去发现长处,孩子一定有自己的长处。
  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导演之一王潮歌曾说:"短处?短处我才不管呢!我是用我的长处来工作和生活的。"
  一个家庭如果紧紧抓住孩子的优势,培养15年的时间,那么中考、高考都不在话下。但是我们就是不淡定,老是动摇,老怕输在起跑线,最终我们就真的输了,最终没发现孩子的任何优势。
 
李希贵短处木桶光明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