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率真组诗
  率真
  那一回在双龙,酒过几巡
  一桶自酿的葡萄酒
  顷刻便不见了踪影
  意犹未尽的你,晃荡着我的手臂
  还要再来一瓶长城干红
  我摇头。怕不小心的应允
  打翻了胃里好不容易保持的矜持与平静
  你不肯罢休,眯着眼,歪着头
  食指一伸,"一瓶!一瓶!就,一瓶!!"
  在隔壁大院的28栋602
  一圈人举起泛着暖色调的高脚杯
  几个回合下来,酒缸已倾
  一缸葡萄的残渣
  再也沥不出半滴紫色的液体
  其实你不好这一口
  葡萄酒也不是你的个性
  想说就说,想笑就笑。你明净的天空
  从来藏不住一丝阴影
  38度的温情,52度的豪气
  67度衡水老白干的率性——
  醉就醉他个扬鞭策马
  醉就醉他个江山无限
  醉就醉他个排江倒海
  醉,就醉他个气干云天!
  小聚
  这么久了
  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且让我们坐下来,且举杯
  鸡乃故人具,酒为看花酝
  春江鴨是一道不错的风景
  长短句的火候,新汉诗的意境
  香辣辣的绝句,脆生生的小令
  东坡肉煨着宋词的滋味
  来,且饮!
  或歌或吟,或弹或击
  琼浆玉液里阡陌纵横
  三五盏下肚
  晃晃悠悠的影儿。似远,似近
  张合的嘴
  耳朵里灌满纠集的蚊蝇
  有人强调,有人重申
  有人在一件事与另一件事之间跳芭蕾
  但我不制造声音
  日光,膨胀着白
  适合推倒昏昏欲睡的人
  适合养育一些鼾声
  适合蜷缩在半醒的梦里。惦记着
  预约的晚餐,那一瓶待沽的陈酿
  醇厚的香
  正向我们蜿蜒而来
  兄弟
  之前,在众多的身份中
  他最喜欢被我们尊称为主席
  如今不是了
  就在事发的两个月后
  这个称谓已被取代
  他最确切的身份
  其实是局长
  几个月前,因人事更替
  那个众人瞩目的好位置
  也另有归属
  一个脱俗的人,最终为俗事所累
  现在,他站在伸手可及的对面
  以一颗草木之心
  含笑着与我们谈天,论道
  说起即将到来的岁月
  然后,他和我们
  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
  终于可以从世俗中解脱
  一身轻松
  做我们清清白白的兄弟
  镜
  这镜里不见浮云和她的来生
  多年前的劳顿、焦躁、苍白、憔悴
  惶恐不安、委曲求全
  还有身后那隐形的鞭子
  如今也离得很远
  只见生动的背景
  衬托着光鲜的一张脸
  她忍不住停下来,端详片刻
  借口里呵出的一缕槐花蜜香
  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仿佛要将这尘世中
  随时有可能驻扎心灵的一粒尘埃
  在第一时间里赶走
  转身之前,她抬起头
  对镜中的那个人嫣然一笑
  呵,她说――
  原来生活可以这么惬意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邓叶艳暖色调东坡肉葡萄酒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