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经济学家是怎样减肥的
  经济学家发现,更大的盘子、碗,甚至食品柜,都会增加我们的食量。
  在一项实验中,研究者把一些存放了14天的爆米花装在不同规格的桶中分给看电影的观众,结果拿大桶爆米花的观众比其他人多吃下38%的过期爆米花。这说明人们往往会根据外部信息(我的盘子空了),而非内部信息(我饱了)停止进食。
  康奈尔大学食物与品牌实验室主任布莱恩·万辛克发现:看悲伤的电影会让你多吃28%~55%的东西;而餐厅中柔和的灯光和动听的爵士乐会让你吃得更少;所持餐盘的颜色与盘中食物的颜色色差较小,会让人多吃22%~32%的食物。
  除了控制食欲,减肥的另一个关键是健身。经济学家试图通过激励机制让人们坚持锻炼。美国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尤里·格尼茨等人做过一个实验,他们招募了一些学生,把他们分为两组,一组是"实验组",另一组是"对照组"。如果实验组的学生一个月内去健身中心健身的次数达到8次,他们就会得到100美元的奖励,而"对照组"的学生则没有任何奖励。
  正如经济学家所预料的,实验组的学生大都乖乖去健身。然而这个实验的重点是——弄清楚激励机制是否有助于长期习惯的养成,一个月过去之后,当不再提供奖励,情况又会怎样?
  结果令人振奋,即使停止奖励,实验组学生去健身的频率仍然是对照组的两倍,这些简单的激励机制帮助学生克服了惰性,形成了定期运动的习惯,同时也让学生学会了怎么挤出时间运动。
  美国广播公司的黄金段节目《生活:博弈》试图通过唤起参与者的羞耻感来起到督促减肥的作用。体态超胖的参与者必须同意只穿一件比基尼来拍照,接下来的两个月,对所有未能成功减重15磅的人,都要把他的照片在国家电视台上公开,并登在该节目的网站上。
  经济学家把这种行为归为"策略行动",也就是说,他们在和未来的自己博弈。今天的自己想让未来的自己节食和运动,而未来的自己想吃雪糕和看电影。但大多数时候总是未来的自己获胜,因为人们总是在最后才行动,那可悔之晚矣。
  解决这一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变对未来的自己的激励,从而改变今天的自己的行为。过度饮食或过度消费的诱惑仍然存在,但令人羞耻的曝光的可能性阻断了这种诱惑。想避免这种灾难性的曝光的意愿,就成了一种强有力的激励。
  最后几乎所有的减肥节目参与者都减掉了15磅以上,除了一个人,那个人差点也成功了,只差一点点。
  不过经济学家也承认,太多的外部激励会减少内部动機,如果运动变成一件有规律的失去金钱或者受到羞辱的事,我们迟早会产生彻底逃避减肥的念头。
 
岑嵘爆米花参与者经济学家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