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美女拿什么拯救他钟市长入狱记
  第二章 心酸的笑
  事实再次印证了贪官与情人的难分难解:贪官不一定必养情人,但养情人的官员必是贪官。养情人是要花大钱的,靠正常工资根本就无法供给,虽然不是绝对的,一些女性自觉自愿的为他们服务,但那是极少数的,也是出于他手中有权。官员的最好途径就是通过权力寻租赚钱,以满足包养的需求。查处腐败从调查贪官身边的情人入手,不失为一条便捷的侦破思路;廉政建设从官员的生活作风问题着力,更属立竿见影的有效举措。
  钟先呈成也情人,败也情人,最后锒铛入狱也是托情人的"福"——性福。
  下面这一些就是钟先呈思想斗争和从中的感悟。
  第一节 人走茶凉
  (1)世态炎凉
  我一进纪律大院就侥幸心理大发。认为自己没有多大的问题,只不过是为他人办一些"好事"罢了,自己的来路也是非常正的,与自己的做人一样,刚正不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是一走进纪律大院开始就再也没有走出被人监督看守的视线,最多在纪委大院的园子里走来走去,许多原本认识的人,许多原本不认识而又朝他点头哈腰的人,没有一个与我搭讪,如同一个"非典"患者被人隔离起来一样,连医生也很少与病人说话,怕在说话的时候从空气中将病毒传染到自己的身上,远远的躲开了,最多只是指指点点的议论一些听不到也不想听的芒刺在背的感觉。
  一天,我实在憋不住了,责问负责调查的人,"你们有完没完,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回去?"
  "哼!你还想回去?回哪里去?"调查的人在鼻子里哼哧的嗤了一气,也不跟我说话。他们也不敢告诉我一个字,这大概就是他们"铁的纪律"吧!不然没有吃到羊肉沾了一身羊膻气,这一点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我实在心里难受,不想再在这里不死不活的呆下去了,干脆爽爽快快的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是杀是剐就是那么些一回事,何必这么折磨人呢?
  世态炎凉,我终于体会到了。
  本来我在任的时候,从小官吏开始,一直到担任清江市市长,不知道有多少人找过我,也为不少人办过事,也对不少人嗤之以鼻,将人家的事情搁之脑后,还说人家你得了脑膜炎?这么一点小事也要来麻烦我这位大市长,真不知道好歹。
  一天,一天,又一天,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反正除了纪委的人来问话外,没有一个人来与我说过话,我也慢慢失去了说话的功能了,连思维能力也减弱了,许多事情好像想不起来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像一张盖在死人脸上的白纸一样,既皱巴巴又难看,白纸下面的他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将来会怎么样?
  有一天,纪委的人告诉我,"钟先呈,你妻子提出离婚,被我们挡回去了。"
  "哦!"我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可能是失语的原因,我也没有话语回答,也没有表明我的态度,反正表明了也没有用,只能像个傻瓜一样回答了那么一个"哦!"字,还是鼻音很重的从鼻子里冒出来的。
  我后来到监狱以后,查阅了法律书,才知道法律上规定,在纪委调查期间是不能提出离婚请求的,在逮捕法办或判刑以后对方可以无条件的提出离婚请求,并且不管你同意与否,法院都可以判决离婚。离婚的事是后话。
  避嫌,是中国法律上的一个特色,也是官场上的一个特色,这一点我也是知道的。
  我在位的时候,有许多亲戚朋友来找我帮忙,我也常常以避嫌来推卸,不想帮助他们,如果是有关自己身份的事,有关法律上的事,那么更加避而远之。
  有一次,老家的一位亲戚,在父亲的陪同下来找我,我让他们回家去说。
  我回到家里,两位老人坐在沙发上没有一个人理睬他们,也没有一杯茶,我心里本来就气不打一处来,只是当着客人的脸没有发出来而已。
  "小爷爷,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对小爷爷说。小爷爷是我父亲的长辈,虽然年纪没有我大,但论辈份却是我的爷爷,我爸爸也得叫他叔叔。
  "唉!"小爷爷没有说话就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停了一会儿,好像羞于出口的样子,不想说,但又不得不说,不然这一次进城就白来了,不管能不能做到跑来过就算到了理。
  "先呈啊!我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不得不老着脸皮来求你了。"小爷爷还是没有说出口。
  "慢慢说。"我在刚刚泡好不久的茶杯里加了一点点开水,对小爷爷说。
  "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你应该熟悉的吧,他曾经几次三番对大家吹嘘说你是他的朋友,有什么事都可以摆得平的。"小爷爷说。
  我打断小爷爷的话,"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呢?现在网上这种事多得去了,动不动就拿某个领导的身份来压别人,搞得他自己和领导都下不了台。"
  "是呀,是呀!这次是他真的犯事了。那天他喝了一点酒,开着拖拉机横七竖八的开着,将一个小孩子撞坏了,小孩子的父母找他算账,本来小孩子的父母也是说理的,只要负担小孩的医药费和大人的一点误工费就算了。可是这个不懂事的东西,却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别忘了,我的侄儿是市长,有本事就去告诉我。’小孩子的父母火了,真的鼓起勇气告到了法院,法院交给了交警处理,交警鉴定后我那个东西负全责,而且是酒后驾驶,又没有驾照,错上加错,不仅要拘留,可能还要判刑。所以,今天来让你帮帮忙,去说个情,放了他算了,我们赔一点医药费和误工费,你看是不是好办?"小爷爷将事情的大体经过告诉了我。
  我思考了好一会儿。我左思右想,觉得这件事不宜出面。虽然事情不大,说一句话,交警还是会买账的,法院也不会受理的。可是我还是不能为他们说话,也不是不愿意出面,而是如果自己出面,一定会被嫌疑,被嫌疑这里面有什么关系,得到什么好处,更何况这个家伙口口声声的说有市长撑着呢!这样的人不仅不能帮助,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可能一句话就会毁了自己。
  谁被怀疑上了,谁还会信你的话?
  于是我定了定神,"小爷爷,不是我不肯帮忙,只是这件事已经告到了法院,我也就没有办法了。因为法院是独立体系,地方上是管不到的,我虽然是一个市长,对法院也是无能为力的,所以还请小爷爷见谅。"
  我的爸爸气得当场晕厥过去,小爷爷也急得没有话说了,看看实在不行,也就不再提这个事了,等我爸爸稍好一点,两个人气冲冲的走了,从此我爸爸也不来了。
  现在,一个人被关在纪委大院,虽然围墙没有监狱的围墙高,但是针眼监控器随处可见,让你不能动一动,即使放一个屁他们也知道,连脑子里转动一下的念头他们也清楚,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你撞在枪口上,被他们撞见呢,不是瞎猫撞见死老鼠,他们也是抓不到的,他们也抓不光的。
  现在有人说:无官不贪,无贪不官。
  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这一点百姓只看到一些现象,而当官的人人有一本账,谁都知道谁有多少收入,来自何方,去向哪里?说实在的当官的没有几个朋友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没有几个知己为他挑担子,抬轿子,提供炮弹或者挡枪子也是不行的。
  平日里天天蹲饭吃的人不少,人前马后抬轿子的人不少,见面低头哈腰的人不少,茶前饭后吹捧的人不少,就连这个纪委大院里也有许多人来求我钟市长办事的人也不少,而且我都是基本上给予解决,也帮了他们不少忙,还有那机关大院里人不知道为他们做了多少好事,办了多少自己不愿意而硬着头皮为他们办事的人,可是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出现了,都好像一下子都变成了哑巴一样不会说话了。
  其实,这一些也不能怪纪委,因为,关于我钟先呈的一些问题早就有流言蜚语,一些东西成为公众的茶余饭后的话资。
  这几天,清江市面上,清江地方网上热传着本市市长被省纪委带走"双规",办公室及家庭住所被查抄。消息在地方上引起轰动,不过,"双规"案情尚未对外公布,民众猜测很多,并未了解确切信息。依据惯例,"涉嫌腐败"应该是肯定的。
  平时民众对钟先呈粗浅印象比较好:他的文笔口才都不错,也很平易近人,对任何人都不拿官架子。他也是一步一步进步,因工作努力,多次被提拔,借助水北湿地开发过程中的一些成绩,最后选举为清江市市长,属于正厅级。这一路上来实属不易。他的被查,许多人感觉到意外,颇有点替他惋惜。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