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味蕾记得我爱你
  前几天看一个美食作家的微博,她说喜欢吃一道菜——青椒塞肉,正合我口味,下饭又美味,顿时馋瘾大发。说来这道菜与我家还真是颇为投缘,也是女儿的心水菜。于是,下班就去菜场买了六只薄皮青椒,和半斤新鲜猪肉,亲手下厨做青椒塞肉。
  晚上开饭时,我简直有点迫不及待。青椒塞肉的味道怎么样?
  还行,不过,你跟外公的水平比,还是差太远。
  好吧,我来尝尝,舌尖立马分辨出其中的差距。首先是馅,虽然搅拌了一只鸡蛋在肉里,口感很嫩滑,但是盐放少了,咸淡减二十分。其次是青椒,在大火里爆炒的时间太短,有点生,像树上尚未成熟的果子给提前摘了,再减二十分。这样,我这道菜只勉强及格吧。
  想起父亲刚去世时,十岁的女儿有天在饭桌上,味蕾忽然让她思念起外公做的菜,顿时嚎啕大哭,边哭边说:"外公好久没给我做青椒塞肉了,我想吃,呜呜呜……"全家黯然,想想人生真是残酷,让你那么小就知道什么是死亡,知道你爱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给你做饭吃,我放下碗筷,热泪进出。
  也是從那个时候起,我决定要学做这道菜。做了很多次,失败多成功少,即便是最成功的一次也没有达到父亲的水准。女儿说,外公做的青椒塞肉与外婆炖的镜面蛋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百吃不厌。可是,如今,外公长眠青山绿水中,外婆也很少来沪居住。
  一道家常菜,让女儿充满爱意地回忆起外公,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宠她的人。小时候,每次洗完脚,她就把臭袜子往外公脸上扔,或把臭脚伸给他闻,外公一点也不恼,还美滋滋地笑着说,这是哪个小坏蛋的臭脚丫呀,我来闻闻,呀,酸菜肉丝的味道嘛!她笑得那个开心啊,倘若这样对外婆就不行了。又说,有次,也在饭桌上,她考外公一个脑筋急转弯,谁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外公从刘翔猜到孙悟空,又从孙悟空猜到博尔特,最后咪了一口酒,胸有成竹地说是曹操,因为"说曹操,曹操到"。其实外公早猜到了,之所以不停地猜错,纯属为了逗她开心。回忆往事,女儿得出一个结论,童心未泯的外公是借她的童年又重度了一个童年,他比她玩得还不亦乐乎,她很高兴童年有这样的玩伴。
  原来让一个人记得,只要让他的味蕾记住就可以了,因为这世间"没有一种爱,会比对食物的爱更真诚"。通过味蕾,思念的触角再延伸到各个角落,那个被想念的人就这样鲜活而立体地出现在记忆中。
  想念一个人,会想念他的味道,思念一座城也是。前几天,妹妹从家乡来,带来二十只华治大肉饼,这可是钢城著名小吃。我把它们很宝贝地放入冷冻室储藏。每天早晨,用平底锅刷上一点油,把肉饼的两面煎得黄灿灿的,咬一口,哇,又脆又香,满满的家乡味道啊。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梅莉肉饼青椒味蕾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