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悬疑技巧在莎士比亚戏剧中的应用
  摘 要:莎士比亚是人类文学史上最伟大的英国剧作家之一,其戏剧创作在世界戏剧发展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对世界戏剧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独特的悬疑技巧应用帮助莎士比亚戏剧表现了其独特的人文思想与艺术特色。通过解读莎士比亚在戏剧创作中所使用的悬疑技巧,无疑将极大地助力于我们解读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奥秘以及其戏剧中所蕴含的独特艺术魅力,进而推动当代戏剧艺术的发展。有鉴于此,本文将在研究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以及其戏剧创作特点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悬疑技巧的应用,通过总结其悬疑技巧在戏剧创作中应用的特点与方式,提炼其戏剧创作悬疑技巧应用的重要作用,以期能够助力于当代戏剧艺术的发展。
  关键词:悬疑技巧;戏剧;莎士比亚
  作者简介:潘菁(1982-),女,汉族,四川南充人,本科,四川省南充广播电视大学讲师,研究方向:汉语言文学、教育管理。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6)-15-0-03
  前言:
  莎士比亚是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剧作家之一,其戏剧创作以历史与现实生活为基础,深刻的反映了时代的风貌和社会的本质,揭示了人性的美丑。悬疑技巧作为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重要技巧之一,对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是莎士比亚戏剧取得巨大历史成就的重要因素之一。与此同时,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所使用的悬疑技巧,所具备的是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同样适用于当代艺术创作,对莎士比亚戏剧悬疑技巧的解读无疑有助于当代戏剧创作方法的丰富与发展。有鉴于此,解读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的悬疑技巧,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
  一、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特点
  在莎士比亚众多的戏剧作品中,其戏剧创作的特点是鲜明的,也是一贯的。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特点主要表现在三个主要方面。
  首先,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故事情节根植于现实生活,反映时代背景与社会生活。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真正地做到了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以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罗密欧与朱丽叶》为例,抛开戏剧创作的爱情主线,作品大量的描写了英国古典贵族生活。对于戏剧的矛盾设定,莎士比亚选取了贵族家庭之间的矛盾作为戏剧矛盾主体。而这一矛盾恰是当时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所面临着的新兴资产阶级与传统的贵族庄园主之间的矛盾。由此可见,莎士比亚戏剧创作是根植于历史与现实基础之上的。
  其次,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戏剧人物形象的刻画往往极为注重个性化。例如哈姆雷特这一形象,一方面具有十分崇高的理想以及斗争的勇气,另一方面却又将斗争想象的过于理想化,脱离群众,进而最终导致了自己的失败。在莎士比亚的戏剧中,英勇与莽撞这两种特性可能出现在同一人物形象中,正义与邪恶也可以得到突然性的转变,因此可以说个性化的人物形象是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代表特点。
  最后,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背景十分多样,故事情节的设置也十分自由丰富。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莎士比亚戏剧艺术的魅力与受欢迎程度。
  二、悬疑技巧应用与莎士比亚戏剧的方法
  1、独特丰富的情节设置
  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悬疑技巧的应用往往借助于独特而丰富的情节设置。通过特殊的戏剧情节设计,莎士比亚在诸多作品中成功设置了诸多的戏剧悬念。通过独特丰富的情景设置悬念是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最为重要的悬疑技巧之一。
  例如莎士比亚的著名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情节十分丰富、曲折。罗密欧与朱丽叶为爱情不断承受着分分合合的苦痛与悲欢,戏剧情节中无处不是矛盾的交织与展现。其中推进情节发展的矛盾即为新旧贵族之间的家族矛盾,这一矛盾贯穿于戏剧始终,最终甚至影响了全剧发展。正是在《罗密欧与朱丽叶》这部作品丰富而曲折的情节中,莎士比亚一直将男女主人公能否最终在一起的悬念留到了剧终揭晓。当观众与读者在经历了曲折而丰富的情节洗礼后,最终看到戏剧的悲剧结尾,心中的那份怅惘是可想而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伟大之处,正在于贯穿与全剧始终的悬念设置,正是源自于这种悬念设置,当答案在最后一刻揭晓时,悲剧的魅力无疑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展现。
  2、多重个性化的人物塑造
  莎士比亚对于戏剧创作最大的影响之一即为改变了戏剧创作对于人物形象描写的态度。文艺复兴之前,纵观欧洲的戏剧创作,很少有戏剧作家会如同莎士比亚一般进行戏剧人物形象的刻画。在莎士比亚笔下,戏剧人物形象的丰满程度与复杂程度可以说开创了戏剧创作之先河。
  例如在作品《麦克白》中,莎士比亚着力渲染描绘了人物麦克白的人物形象。在莎士比亚笔下,麦克买无疑是一个具有多重心理的人物形象。他即使气势非凡的英雄,也是祸国殃民的暴君。他身上有勇猛无畏的气质,但又兼具个人野心与权力欲望。莎士比亚为麦克白设定了一个如此复杂的人物心理形象,也正是在构建麦克白人物心理形象的过程中,莎士比亚成功的设定了戏剧的悬疑之处,即麦克白的选择最终将是什么?是会屈服与魔鬼与女巫,还是会找回勇气与善良?是会屈服与权力与世俗的诱惑,还是能够凭借自身的英雄气质挣脱命运的枷锁?
  莎士比亚绘制了一个又一个的复杂人物形象,因为人物形象的复杂,所以其最终的选择必然是一个未知数。少年维特不会背叛爱情、简爱不会屈从于世俗与财富,但是只要剧幕没有落下,初次观看《麦克白》的观众就永远无法确定麦克白最终的选择。这正是莎士比亚悬疑技巧应用的独特模式,通过塑造复杂多样性的人物形象来设置全剧悬念,渲染悬疑色彩。
  3、叙述人叙述的不可靠
  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莎士比亚往往通过叙述人叙述的不可靠来设定悬念,进而推动情节发展。这种悬疑技巧在莎士比亚戏剧中得到了相当广泛的运用。
  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最为鲜明的特点之一即为其丰富而富有感染力的语言应用。对于正面人物如此,对于反面人物同样如此。在莎士比亚的戏剧中,我们不难发现反面人物一边使用着极具艺术性与感染力的语言,一面却在讲述着与事实截然相反的事件缘由。
  例如在《李尔王》中,莎士比亚就着力描写了李尔王考验自己子女的过程。在第一幕中里根对李尔王倾诉了自己的品质特点"我厌弃一切凡能依靠敏锐知觉感受到的欢乐,只有爱您才是我唯一的无上的幸福。"诸如此类表述几乎同时出现在了李尔王的两名子女口。这种叙述者的叙述无疑是不可靠的,也是不足以被相信的。可是在莎士比亚笔下,这种叙述往往被覆盖以艺术性的语言外表。这时在观众的心中必然会产生悬念,究竟谁才是具备并懂得真爱的人?这种依托叙述人叙述不可靠构筑起的悬念一直持续到了两名子女纷纷取得了自己的封地之后,悬念才最终落地。只保留了尊号与一百名护卫的国王最终看清了自己两个女儿的丑恶嘴脸之后,小女儿的朴实无华才能以展现。
  叙述者的不可靠叙述充斥与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之中,但是叙述者的不可靠叙述却不尽相同,主要表现于其在戏剧中所起到的作用不同,因此悬疑技巧的应用也有所不同。一方面,有些叙述者的不可靠叙述在发生之时,读者与观众就可以分辨出这是不可靠的或是错误的。这种叙述者的不可靠叙述所设置的悬念在于,正面人物是否会相信这种不可靠叙述、这种不可靠叙述又将对剧情造成怎样的影响。例如《麦克白》中,麦克白妻子的叙述,《哈姆雷特》中,丹麦国王的叙述。另一方面,这种叙述者的不可靠叙述是观众无从分辨的,其本身即为悬念的一部分或全部。例如《李尔王》中,李尔王子女的叙述。
  可以说,叙述者的不可靠叙述是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最为常见的一种悬疑技巧应用方法。
  4、超自然因素的广泛应用
  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些超自然因素的运用。这些超自然因素的广泛出现,在很多程度上帮助了莎士比亚戏剧的悬念设定。
  例如在《哈姆雷特》中,莎士比亚引入了前国王的鬼魂这一超自然元素。当历史的真相通过亡灵之口娓娓道来之时,相信很多的读者和观众尚对开幕时的阴森恐怖悬念记忆犹新。这些超自然现象有时是对剧情发展的预示与指引,有时则干脆构成了悬念本身。在莎士比亚剧作中出现的大量超自然现象,是莎士比亚悬疑技巧应用的重要方法之一。
  在《哈姆雷特》与《麦克白》中,我们都看到了鬼魂这一超自然现象的出现。这些鬼魂有的单纯作为超自然现象出现,有些则意预着人物内心的复杂与阴暗。我们必须注意到,莎士比亚所在的时代,科技对于一些自然现象的解释尚无能为力,人们普遍认为超自然想象是无法抵抗的。即便为莎士比亚一般的文学巨匠,也难以逃脱时代的束缚。因此,在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这些超自然现象本身往往就是悬念本身,不可预知、不可理解。面对这些超自然现象时,读者与观众唯一的选择可能就是静静等待剧情的发展与推进最终提供悬疑答案。
  例如莎士比亚在戏剧创作中就大量的使用了预言这一超自然载体。在《麦克白》中,女巫对麦克白的命运进行了预言,《雅典的泰门》中诗人的预言,《李尔王》中对李尔王的悲惨预言,这些预言有些言简意赅,有些则极尽详细。虽然这些预言对观众与读者预示了剧情的走向,但无疑更多的激起了观众与读者对剧情发展的探寻热情。事实上,莎士比亚在剧中的各种预言也是悬疑情节的一部分,是莎士比亚悬疑技巧应用的具体方法以及具体体现。
  另外,通过对超自然力量的描绘,莎士比亚非常成功的在一些戏剧作品中描绘出了阴郁、压抑的神秘气氛,这些未知的超自然现象往往会牢牢地吸引住观众的思想,营造出悬疑气氛。应该说,超自然力量一方面是莎士比亚悬疑技巧的具体应用方法,另一方面又为莎士比亚悬疑技巧的应用创造了巨大的自由空间。
  三、悬疑技巧在莎士比亚戏剧中的重要作用
  1、悬疑技巧的应用推动了戏剧情节的发展
  对于任何一部戏剧而言,情节都是其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如何推进情节发展是每一名剧作家所必须面临并解决的戏剧创作问题。莎士比亚正是通过悬疑技巧的运用推动了戏剧情节的发展。
  例如在《哈姆雷特》中,在哈姆雷特与父亲见面之前,莎士比亚着力渲染了鬼魂出现之前的场景。通过侍卫之口,莎士比亚描绘了一幅近乎阴森、沉郁的场景,设置了大量的悬念。最终,鬼魂在无数悬疑猜想的背景下,才得以千呼万唤始出来。通过鬼魂悬疑的设定,莎士比亚最终借助鬼魂之口,引出了全剧的矛盾所在,叙述了丹麦王篡位的事实。最终依靠矛盾,推动了哈姆雷特的复仇之旅。
  在莎士比亚的戏剧中,悬疑之处往往也是戏剧的主要矛盾隐含之处。例如在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最初开始交往并互相吸引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悬疑设定处即为二者的身份之谜。而一旦二者的身份揭开,贯穿与全剧始终的家族矛盾也开始正式走上舞台。
  通过悬疑技巧的巧妙应用,莎士比亚每每成功地在剧情发展的过程中设定悬念。剧情的发展过程往往就是寻找悬念答案的过程。而一旦悬念被打破,贯穿于剧情始终的主线矛盾便即时浮出水面,最终推动了剧情的全面发展。因此,可以说,莎士比亚通过悬疑技巧的应用实现了推动剧情发展的需要。
  这种推动的重要性十分巨大的,赋予了作者巨大的创作自由空间。以前文曾论述的超自然现象为例,超自然现象的出现并不需要遵循客观原则,可以是亡灵的口述,也可以是诗人的语言。通过对超自然现象的描写,一方面莎士比亚设置了悬疑,推动了剧情的发展,另一方面,莎士比亚也获得了巨大的写作自由空间。
  我们不难想象,《麦克白》中如果缺少了女巫与预言,其情节的生动、人物形象的塑造都将成为问题,也必将影响到作品的历史成就。因此,可以说,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悬疑技巧的应用对推动戏剧情节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我作用。
  2、悬疑技巧有助于诠释人物性格与思想
  任何一部戏剧都离不开人物形象对其的支撑。人物形象是否生动饱满关系着一部戏剧的艺术价值与艺术品位。莎士比亚戏剧取得巨大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就在于,在其戏剧创作作品中塑造了大量形象丰满、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
  在《李尔王》中,莎士比亚对李尔王的命运设定了悬念,对其子女的本性也设置了悬念。当孕育于艺术性的台词与叙述者不可靠叙述之中的悬疑随着剧情的发展最终展现其事实之际,人物形象前后的巨大反差无疑极大的助力于了人物性格与思想的表达。
  试想,如果在《李尔王》的前段部分,人物形象未能在莎士比亚悬疑技巧的应用中的到着力渲染,那么当剧情发展到最后,李尔王的两位女儿所展现出的思想与表现出的行为必定没有原著来的震撼。在《麦克白》中,如果莎士比亚选择了另一种写作技巧对麦克白的性格进行描绘,那么当麦克白最终做出选择时,其内心的双重心里与斗争纠缠无疑将很难进行表现。
  莎士比亚在诸多悬疑技巧的使用过程中,一方面通过悬疑技巧表现了人物形象与个性化性格,一方面借助悬疑技巧的应用过程衬托凸显了人物独特的形象及个性化特征。但是无论对于二者的哪一方面而言,莎士比亚剧作中悬疑技巧的广泛应用都极大的助力了作品人物性格的描绘,同时也增加了作品的艺术可读性与文学价值。
  3、悬疑技巧参与了作品核心思想的表达
  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悬疑技巧被广泛应用,对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在诸多的影响之中,最为重要的影响之一即为悬疑技巧的应用参与了作品核心思想的表达。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是,莎士比亚的悬疑技巧应用并非是单独的,为了悬疑而进行的悬疑,莎士比亚的悬疑技巧更多的是在助力于作品思想的表达。
  在莎士比亚的诸多戏剧作品中,悬疑技巧之所以被使用,往往是处于剧情发展的需要。剧情的发展源自于剧情设定的矛盾。而在莎士比亚戏剧中,我们不难发现,悬疑技巧的使用之处,往往也是剧情的主要矛盾之处。
  例如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罗密欧与朱丽叶所代表的无疑是英国当时的新贵族与旧贵族。诸多的悬疑因素与复杂曲折的故事情节所表现的主题思想有且只有一个,即新旧贵族能否实现和解与相互接受。莎士比亚在剧情发展到自后时给出了一个浪漫主义答案,年轻人用自己的牺牲换取了这种和解。
  正是得益于悬疑技巧的应用,莎士比亚做到了不着痕迹的映射当时英国社会的贵族关系,表达了自身希望新旧贵族握手言和的心愿。因此,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悬疑技巧的应用无疑对作品思想的表达负有重要意义。
  四、结论
  莎士比亚是人类历史上最为伟大的戏剧学家之一,其戏剧作品对世界戏剧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通过相关的阅读研究,我们不难发现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作品中大量悬疑技巧的应用。在戏剧的创作过程中,莎士比亚借助多种手段实现了悬疑技巧的广泛大量应用。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悬疑技巧无疑是多样性的,与此同时悬疑技巧的应用作用也是十分重要的。首先,悬疑技巧的应用推动了其所在戏剧情节的发展,其次,悬疑技巧的使用往往会参与作品核心思想的表达。因此,可以说,悬疑技巧的应用对于莎士比亚戏剧的创作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是不容忽视的。研究莎士比亚戏剧创作中悬疑技巧的应用对于当代戏剧艺术发展与创作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徐丽华.论莎士比亚戏剧的语言艺术[J].黑龙江史志,2013(23).
  [2]黄言青.浅议莎士比亚戏剧的创作特色[J].潍坊学院学报,2010(03).
  [3]张文君.论莎士比亚戏剧的艺术成就[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04).
  [4]张永.论中西方古典悲剧思想根源之差异——以《哈姆雷特》和《窦娥冤》为例[J].河北北方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01).
  [5]沈林.莎士比亚:永恒的还是历史的[J].文艺理论与批评,2010(02).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潘菁莎士比亚戏剧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