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展演的集体狂欢
  [摘要]为了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下去,少数民族文化以活态展演的形式活跃在舞台上。在南涧"跳菜"的传承展演中,"千人跳菜"引起广泛关注,本文从"千人跳菜"的历史演变、"打歌"音乐风格、伴奏乐器"九点"和"打歌舞步"的传承、传承突破与创新等方面进行评述,认为"千人跳菜"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展演的集体狂欢,某种意义上是"跳菜"传承普及的开端。
  [关键词]南涧"跳菜" 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承普及 突破创新
  2015年11月27日,云南省大理州"南涧彝族自治县成立五十周年大型文艺表演暨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展演"当中,尾声部分的"千人跳菜",场面恢弘壮观。场面耳目一新,有排山倒海之势,观众们回味良久,被深深地震撼了。
  一、"千人跳菜"的历史演变
  云南大理州南涧县境内的无量山、哀牢山一带彝族地区,流行着一种上菜舞蹈——"跳菜"。它起源于模拟动物形态的原始舞蹈,如"苍蝇搓脚"、"喜鹊蹲窝"、"公羊打架"等。经历史沉淀,逐渐发展成南诏国宫廷宴席舞蹈,后传入民间,成为一种上菜风俗。南涧彝族每逢婚礼、寿宴、婴儿满月、乔迁新居等喜事大宴宾客时,以"跳菜"助兴;逢丧事,以"跳菜"化悲。在大理州的其他地方也有"跳菜",但数南涧"跳菜"与当地"打歌"相结合最为独特,使之成为"跳菜之乡"。民间的"实地跳菜"是在大锣、小擦、长号、大筒、唢呐、"九点"等乐器的伴奏下,"跳菜"舞者们有的用头顶,有的用手托,有的用臂抬,有的一人站在另一人肩上摆弄着托盘。他们双手分别用十指、小指和拇指端着托盘和两盘菜,和着音乐节奏,一前一后,故意摇摇晃晃,不时做几个滑稽动作,托盘前摇后摆,像大浪中的小船一样,让人很担心菜会掉下来。可这托盘就像粘在光头上、手指上的跷跷板一样,上下翻转中有惊无险地回到原点。他们变着花样表演着"口功送菜"、"空中叠塔"、"口咬桌子"等炫技项目。在宾客的一片赞叹声中,"跳菜"者神不知鬼不觉已经把菜陆续摆到桌上。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民间婚丧嫁娶的"实地跳菜",逐渐分化出一类专门在舞台上表演的"跳菜"。大部分是以"打歌"当中的步伐作为基础,舞蹈编导应用技法加以编排,目的是成为一种符合大众审美的舞台作品,供人欣赏。从1984年"南涧跳菜"被发现至今,"舞台跳菜"独特的艺术魅力逐渐为人们所认知,跳出南涧,走出云南。近年多亮相于央视媒体中,甚至走向世界。2015年11月,"南涧跳菜"随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英国,亮相英国皇宫;2016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上,"南涧跳菜"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舞台跳菜"在多元化的舞台表演中逐渐拥有一席之地。
  随着全民健身、全民娱乐的广场舞时代的到来,南涧"跳菜"作为少数民族地区较有群众基础的民俗活动,部分从"舞台跳菜"剥离出来,在"广场"这个群众舞台上铺开。"广场跳菜"主要以"跳"为主,基本动作有"吸跳步抬菜"、"五步转身跳菜"、"五步顶菜"、"矮子过河"、"三进一退"等。这些来源于"舞台跳菜"的舞步,应和着现代midi音乐的节奏,不管是路人甲,还是广场舞大妈,只要能跟上"打歌"的舞步,就能参与其中,体会个中快乐。这种"全民狂欢"的理念,才造就了"千人跳菜"的惊鸿一瞥。跳菜者手中的托盘和盘中的"菜",仅是道具,为了衬托"跳菜"舞步的豪迈,加上"千人参与"的壮观,再次应证当地民间谚语:"打歌打得太阳落,只见黄灰不见脚"的恢弘場面。
  二、"千人跳菜",非遗传承项目的兼容并包
  "千人跳菜"的音乐是由当地音乐家杨玉民、杨红斌、陈登祥、胡智等,根据南涧"打歌"的曲调改编制作而成。带有浓浓的粗犷、豪迈的乡土气息,风格浓郁,给人留下深刻的映象。这个节目容纳了众多非遗的名目:跳菜伴奏乐器"九点"、大筒等乐器的展演;"打歌"音乐展演;"打歌舞步"的传承等项目。
  1."打歌"音乐风格的展演。
  "千人跳菜"的音乐用方言、衬腔、衬词等手法,延续着彝族"打歌"粗犷豪迈的音乐风格。领唱者为彝族汉子高洪章,圆润呈亮的光头,左耳戴着大耳环;上身黝黑,披着羊皮褂,一领众合唱道:"端起阿爹的大托盘,托着阿妈喷香的八大碗、哪里(dian)好玩哪里(点)去(ke),哪里(点)好在在哪里(点),兄弟姐妹我们一起唱唉,阿苏啧。欧啊欧,欧塞欧塞,赛赛,阿苏赛"。歌中的唱词"哪里(dian)好玩哪里(dian)去(ke),"是云南方言,衬词"阿苏啧"也是当地的土语,作为歌曲衬词,展现出来的是当地的民族风情,显得歌曲的地方风格特别浓郁。
  2.伴奏乐器"九点"和"打歌舞步"的传承。
  整个"千人跳菜"中,有段"九点"演奏,这是一种形似葫芦笙的乐器,由杨一忠老师吹奏。主旋律"525 5256 525 5252",人声伴唱"呜撒呜"、"乌萨萨"。人声与九点的吹奏应和而歌。在器乐展示之后,杨一忠也端起托盘,和着节奏,进行"跳菜"的炫技。时而托盘举过头顶,在头顶上旋转一周,再从头顶上绕道身后旋转一周,来个"手托金鼎";时而金鸡独立,身体和地面平行,跳动旋转一周,展现一个"白鹤亮翅",从不同的方位炫技。在他四周,有十多个光头男孩,单手举着托盘,围成一圈,时而向左右蹲跳,时而前后步、左右步跳动。他们的动作与中间的主角交相辉映,体现着代际传承。
  "千人跳菜"是由杨一忠、饶耀皎编导;武艳萍、字凤高、鲁发琨、自学龙、张漪等执排的。其中杨一忠、字凤高、鲁发琨、自学龙等是"南涧跳菜"的传承人,而鲁发琨是被聘用到南涧县职业中学"跳菜艺术班"的老师,专门负责学校传承。表演"跳菜"的孩子们,多数是他们传承的学生。不同年龄层次,共同表演"跳菜",无意中展示着传承成果。所以说"千人跳菜"是一个非遗传承项目综合展示的载体。
  三、"千人跳菜"的突破与创新
  "‘千人跳菜是舞蹈编导,在‘舞台跳菜的基础上,突破了小场合的局限,融合"广场舞"全民狂欢的理念而形成。"而"千人跳菜"是把"舞台跳菜"中具有观赏性、群众性的动作,如"十六步"、"十二步"等舞蹈语汇提炼出来,经过重新编创,使众人都能够参与其中。前提条件是,符号化的舞蹈语汇不管怎样变化,只是在粗犷豪迈的整体风格的基础上,动作幅度、速度快慢上做了伸缩。创新表现在:首先,编创新动作。如"高空跨步"动作,是在打歌"十六步"的基础上创新的动作。"跳菜"者手持托盘往左、右高空跨步,然后向前、向后分别转体90度。这个动作幅度非常大,"实地跳菜"中几乎没有,而是夸张突出"跳菜"汉字粗犷豪迈的精神风貌,而且大家统一表演,把整个"千人跳菜"推向高潮,场面壮观震撼、气势恢宏,有全民狂欢之感。
  其次,舞台布局有创新。"千人跳菜"的表演是有层次的,动用个各民族人民的力量,按照动作的难度,全民参与。第一层,各民族、各单位的方阵表演中,编导把最基本的"打歌"舞步作为元素进行编排,手持道具,用最简单的上下律动,和手持托盘的左右跨步,把"跳菜"的基本步法和风格展现而出,对"千人跳菜"表演有整齐化一的作用。第二层,跳菜伴奏乐器的展示,如大三弦、大筒等伴奏乐器等具有辨识度的乐器,不仅具有道具的作用,而且大大丰富了"千人跳菜"的整体场景。第三层,创新造型。"千人跳菜"中,舞蹈编导删除传统"跳菜"中"口功送菜"、"口咬桌子"等实际上菜的炫技表演,而是把原本两人表演的"空中叠塔",重新造型为"多人叠塔"、"组合叠塔"等新造型,延续了"跳菜"杂技的"惊心动魄"场面,创造了新的视觉审美。总之,"千人跳菜"的创新在如何应用"跳菜"舞蹈语汇的编排,调动万众参与的热情,实现整体表演的实效。
  四、"千人跳菜",普及传承的摇篮
  从参与单位来看,"千人跳菜"几乎囊括了南涧县的所有乡镇,普及面广。县职业高级中学、小湾东镇、碧溪乡、无量山镇、宝华镇、县教育局、县卫生局、南涧镇、拥翠乡、公郎镇、宝华镇、乐秋香、无量山镇、碧溪乡、还有巍山县民间艺术团、漾濞县民间艺术团友情演出。可以说政府尽力发动了民间、社会、各单位的力量,抽调人员积极参与其中。不得不说"跳菜"的参与面之广,涉及群众之多。
  从参与者的年龄结构来看,体现着可持续的代际传承。参与"千人跳菜"的有县职业高中的学生;还有乡村学校的小学生们;有城市各单位的青年人;也有本民族本土的农村中、青年;还有闲居城市的广场舞大妈们。从年龄结构看,大致从10歲到50岁的人都囊括其中,而农村的中、青年人居多。"千人跳菜"是政府出资的县庆活动,调动了不同年龄的人,可谓是一项大工程。参与"千人跳菜"表演的人,不管是从事哪个行业,在亲身经历排练、表演之后,或多或少会多少对"跳菜"产生兴趣。特别是青少年们,他们是民族文化未来的传承人,如果能从参演的活动中激发出兴趣,那么"跳菜"的传承将后继有人,这将是"千人跳菜"的重要意义。
  从"千人跳菜"这个节目的舞台布局来看,体现着各民族相互融合,相互接纳和吸收外来文化。"千人跳菜"在南涧县体育馆的足球场上搭台进行。在足球场中央搭建了一个舞台;最高处为整个舞台的背景;足球场与舞台之间有一斜坡的平台连接,与整个足球场形成三个阶梯。站在足球场中的不同方阵的人群,均以小幅度的舞步,举着托盘。这个方阵中,除有巍山彝族和漾濞县白族的倾情加盟,还有本土境内的苗族、回族、汉族、和彝族各个支系兄弟姐妹的倾力相助。当各民族手举托盘,穿着各族服饰,端着托盘,向左、右跨步,上前跨步,起伏律动着,共同演绎"南涧跳菜"的时候,确实是体现着各民族在不断地接受、融合各自的民族文化,在包容当中共襄盛举,在包容当中潜移默化的认可和传承他民族文化。
  总之,南涧县的民族文化的发展,也是阶梯状的格局。以"跳菜"民族文化传承为核心,各民族携手共同发展。"千人跳菜"这样的场合,对"跳菜"的传承是一种接纳和无意识的行为,但随着时间的推进,这将会成为在一种新的习惯,会变成一种自觉行为。所以"千人跳菜"不仅寓意着各民族团结,全民娱乐、全民狂欢,而且某种意义上是"跳菜"传承普及的开端。
 
李蓉蓉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