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打赏女主播是消费而非赠与行为无法追回
  丈夫生前巨额打赏女主播,丈夫去世后,妻子以丈夫非法处置夫妻共同财产为由,将女主播和直播平台告上法庭,要求二者共同返还丈夫打赏钱款的一半。一审法院支持了妻子的主张,二审法院却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为什么?
  丈夫弥留之际,泪流满面地向妻子忏悔,说他在直播间打赏女主播,花掉了几十万元
  家住浙江省金华市的倪虹,2009年与赵勇结婚后,就在家做全职太太,次年生下了儿子。赵勇经营超市,生意不错,家里有房有车,还自购了商铺。婚后10年,赵勇掌管着家里的钱财,只在每年春节前后,将当年的结余告知妻子。
  2019年1月,倪虹发现丈夫日渐消瘦,并伴有便血症状,便多次催促他去医院检查。2月下旬,赵勇被确诊为直肠癌晚期。倪虹鼓励丈夫积极与病魔抗争。但是,赵勇始终不肯拿钱出来治病。
  2020年3月7日,赵勇在弥留之际,泪流满面地向妻子忏悔,说他在直播间打赏女主播,花掉了几十万元,超市现在只有七八万元周转资金。最后,他把手机银行的登录密码告诉倪虹:"原谅我,好好经营超市,以后儿子就靠你了。"
  料理完丈夫的后事,倪虹从手机上查看赵勇的微信聊天记录和银行流水以及他在直播间的打赏记录,发现从2017年8月4日到2019年12月18日,有近百笔转账用于向某科技公司账户充值(以下简称科技公司),并在该公司旗下的直播平台换取虚拟货币,进行打赏19933次。
  在微信聊天记录中,赵勇与一个网名叫"芊芊"的主播经常互动。芊芊每次收到赵勇的打赏,都会在微信上发送微笑、拥抱等表情,还配以"亲亲""爱死你了"等文字。赵勇还给芊芊发过几笔5200元、8888元、1314元的转账,备注"我爱你"。此外,赵勇还在朋友圈晒过与芊芊的合影,并配以文字:"芊芊,我爱你,你的直播,给了我很多愉悦。"看着这些,倪虹心里非常難过,她断定:丈夫自从在直播平台上认识了芊芊,就背叛了自己。
  倪虹大致算了一下,赵勇向科技公司账户充值以及转账给芊芊的钱,一共有40多万元。这些都应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被丈夫擅自处置了。她决定依法追回。
  倪虹用赵勇的微信联系上芊芊,告知其赵勇已经病故,自己对他生前将家庭存款用于平台打赏不知情,现在要追回这笔钱。芊芊表示,倪虹追钱找错了对象:"赵勇向公司账户充值了多少钱,我不知道。赵勇在我直播间打赏的礼物,都是用虚拟货币购买的。"
  见芊芊推得一干二净,倪虹怒问:"如果你们只是主播与粉丝的关系,那你们的合影是怎么回事?赵勇又为什么转账给你那些暧昧数字的钱款,还备注‘我爱你?"芊芊说,为了业务需要,主播经常与不同的粉丝在线下见面,拍个合影做纪念很正常。赵勇是给她转过几次账,都是他自愿的,至于备注,那是赵勇一厢情愿。"我与你丈夫清清白白,请不要胡乱猜疑!"芊芊退还了赵勇私下转账给她的钱,随后就拉黑了赵勇的微信。
  倪虹打电话联系直播平台,得知芊芊真名叫陆思萱。她向客服哭诉,自己的家庭遭遇变故,要求科技公司退款。客服答复,赵勇向公司账户充值,转换成虚拟货币,再用来购买打赏礼物,这是一种消费行为:"就像你买票看了电影,获得精神愉悦后却要求退款,可能吗?"对方的反问,让倪虹顿时语塞。
  一审法院:用户赠送礼物的行为应认定为赠与行为,用户非法处置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无效,二被告基于该无效行为获取的利益,理应返还
  2020年4月24日,倪虹将陆思萱和科技公司告到了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要求陆思萱及科技公司共同返还40万元。
  她诉称,陆思萱是科技公司旗下直播平台主播。从2017年8月开始,她已故的丈夫赵勇瞒着她,通过直播平台对陆思萱持续进行打赏赠与,并与其私下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倪虹认为,赵勇通过科技公司的直播平台对陆思萱的充值打赏行为,非法处置了他们的夫妻共同财产,导致她家的生活在赵勇生病后陷入重大困难,也间接侵害了赵勇年迈父母的赡养及未成年子女的扶养权益。
  倪虹还提出,赵勇打赏的目的,是与陆思萱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有违道德及公序良俗。从赵勇打赏的次数和金额看,他对陆思萱的打赏并非普通平台打赏。二被告通过陆思萱与赵勇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让赵勇不断充值打赏赠与,以获取远超正常消费金额的钱财,充分说明二被告的行为并非善意。因此,赵勇未经她同意处置大额夫妻共同财产的充值打赏是无效行为,二被告因此获得的打赏款项属不当得利,应当返还。
  一审开庭时,陆思萱没有露面,也没有提供书面答辩。科技公司没有参加开庭,但其书面辩称,赵勇自愿使用公司开设的直播平台,实名登记且同意平台的服务条款,双方形成合法有效的网络消费合同关系。赵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在直播间的消费是有效的民事行为,直播平台获得的充值金额不属于不当得利。
  庭审期间,倪虹变更诉讼主张,要求二被告返还涉案夫妻共有财产的一半,即20万元。
  法庭经审理认为,赵勇使用夫妻共同财产购买科技公司直播平台的虚拟货币,再使用该虚拟货币在被告陆思萱直播间购买虚拟的礼物进行打赏,直播平台与陆思萱根据赵勇打赏购买虚拟礼物折算的人民币进行分成。赵勇购买虚拟货币的行为仅仅是对财产存在形式的转换,并未发生实质上的减损,致使夫妻共同财产减损的应该是他在陆思萱直播间赠送礼物的行为。
  法庭还查明,直播平台用户可以任意观看直播节目,平台对用户观看直播并未设置门槛,并不要求用户赠送礼物,更没规定赠送的数额。鉴于此,一审法院认为,用户观看直播并不存在必须给付义务,因此,用户的打赏行为不能视为消费行为,应认定为赠与行为。二被告直接通过赵勇的赠与行为而获取收益,因此,三方形成赠与合同关系。
  赵勇打赏金额达数十万元,属于对重大财产的处分,倪虹对此却不知情。陆思萱私下接受赵勇诸如5200、8888、1314等有特殊意义金额的转账,表明赵勇与陆思萱之间存在暧昧关系。陆思萱明知赵勇有妻子,故不属于善意第三人。因此,赵勇非法处置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无效,二被告基于该无效行为获取的利益,理应返还。倪虹主张追回涉案夫妻共有财产的一半,合理合法,法院予以支持。
  2020年7月8日,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做出判决,陆思萱、科技公司共同返还倪虹20万元。
  二审法院:用户打赏应视为消费行为,妻子长时间对丈夫的打赏行为未有阻拦和管理,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放任
  接到一审判决书后,陆思萱、科技公司提出了上诉。二审期间,他们对一审法院认定的赵勇的打赏行为是赠与而不是消费进行了反驳。
  陆思萱陈述,她是通过温州某文化传媒公司成为科技公司的签约主播,她的工资由文化传媒公司支付。一审法院认定她与科技公司对打赏的虚拟货币折算为人民币进行分成,不是事实。她与赵勇在直播平台不直接发生经济往来。任何用户包括赵勇都可以通过直播平台对其认可的主播打赏,但购买虚拟礼物的虚拟货币均由科技公司收取。主播只是付出劳动获得相应的劳动报酬而已。
  针对她和赵勇暧昧关系的说法,陆思萱称,在线下,主播与粉丝之间通过互动维系友谊再正常不过,彼此发红包如520、1314等,在朋友圈或互动现场粉丝表达"我爱你"也并不鲜见,这并不代表粉丝和主播就有暧昧关系。同时,赵勇在直播平台的消费行为,未超出其承受能力,未导致其家庭经济出现重大困难。按照倪虹的说法,2019年2月,赵勇被确诊直肠癌晚期,就在当年6月,赵勇还换了辆宝马车。
  科技公司则称,赵勇注册成为直播平台用户,2017年至2019年间,每次充值多则万余元,少仅百余元,科技公司均向赵勇账户打入虚拟货币。此后,赵勇将虚拟货币用于兑换平台内的虚拟礼物并进行打赏,即按照平台规则对虚拟礼物进行了消费。赵勇的意思表示真实准确,且对价明确合理。虚拟货币并非法定货币,仅具有在直播平台购买增值服务的功能,且无法直接兑换法定货币。赵勇购买虚拟货币完成时,他与直播平台的交易即已履行完毕。科技公司对于虚拟货币的分发以及根据用户指示提供的各种相应增值服务,不仅投入了巨大的基础技术设施成本和人力成本,也在用户协议中明示并获得了用户的同意。据此,赵勇与科技公司的法律关系并非赠与,而是合法成立的服务合同。至于陆思萱,她向赵勇提供了表演、互动等服务,为其带来了精神愉悦,赵勇对她的打赏行为是消费,而不是赠与。
  那么,赵勇在直播平台打赏的行为到底是赠与还是消费?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赵勇与直播平台签订用户协议,按照协议约定接受平台提供的各种服务。赵勇向主播打赏是先将真实货币在直播平台充值兑换成虚拟货币,换取平台上的各种道具后,再向平台主播发送。一方面,赵勇打赏的并非真实钱款,而是虚拟道具,该道具是产生并储存于科技公司网络数据库中的数据信息等衍生物,且不能直接兑换回金钱;另一方面,赵勇在观看直播时,使用虛拟道具享受了增值服务,亦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故赵勇通过充值取得虚拟道具对主播进行打赏并非无所得,不具备赠与合同所具有的单务性、无偿性,应视为网络消费行为,而非赠与行为。
  倪虹主张赵勇与陆思萱具有不正当男女关系,非法处置夫妻共同财产,故陆思萱、科技公司获得赵勇打赏赠与的行为非善意。二审法院分析认为,倪虹提供的证据尚不能证明赵勇与陆思萱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或陆思萱的直播内容有违公序良俗,亦无陆思萱明知赵勇已婚仍与其发生婚外不正当关系的确凿证据。赵勇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有权选择消费的方式和种类,既应理性安排管理自己的支出和消费,也应遵守其与直播平台签订的用户协议。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受服务购买人支付的充值款时并无义务审查购买者的婚姻状况及是否已取得配偶同意,且网络服务提供者也无从推断赵勇是否侵害他人的财产处分权。
  二审法院还认为,夫妻对家庭财产具有平等的管理和使用权。倪虹与赵勇是共同生活的夫妻,两人对家庭的共同积蓄都应进行了解和管理。但倪虹在两年多时间里,对赵勇任意使用家庭财产的行为并未有任何管理和阻止,事实上对赵勇在直播平台的充值和打赏行为具有一定程度的放任。2021年4月28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倪虹全部诉讼请求的终审判决。
  【编辑:潘金瑞】
 
复林赵勇芊芊充值家庭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