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折磨
  好多时候把自己放在懒懒的壳里,并不是因为它很暖,可以放任自己慵懒,而是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办,有时很想把自己就此放任到不可悔改与不可救药,只是仿佛在心底在灵魂深处有一个声音在诉说着"不可以,不可以!"
  我不知道自己曾经流过多少泪,在泪水中也曾把自己去恨,只是当初的当初太完美,让自己太多时候只想把自己安慰。
  有谁看得会我的憔悴?
  却是冷冷的北风在吹!
  落花意,流水情,一代红颜,却把秋水长天当做春花中的摇曳,把一切掩埋。
  爱说不清,爱也糊涂,却在爱中把相互的折磨当做冷热酸甜而下咽而温存而叹息。是谁把爱情看做是人生的调味济?又是谁把痛苦加注入人性之间?我不明白什么才是真的爱与被爱了。
  劝一声,劝一声,浮沉随浪,上善若水,豪情痴笑,虹霞晚照,又有多少红尘女儿堪折腰?
  写于二0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晚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