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武则天禁屠是一场政治秀
  武则天把李家人杀得差不多了,才想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一档子说法,于是一纸诏书:全国禁屠。其实,武则天禁的是屠宰,而非禁屠人,她老人家一生气,连亲生女儿都合得弄死,何况牛羊乎?
  一次,御史娄师德去陕西,地方官大概也变着法弄了"四菜一汤",其中有被列入禁屠的羊肉和清蒸鱼,号称是"豺肉"。娄师德看后不但不阻止,反而连声赞叹"豺真懂事"。当时的禁屠政策就是这么不靠谱。武则天听说后也只是一笑置之。
  又一次,负责京城治安工作的御史彭先觉得知,洛阳定鼎门外翻了一辆草车,草车里露出两只白条羊,大怒。他可能晚来了一步,没能抓到拉草车的人,便想把責任推到他人身上。他上书给皇帝说:"合宫尉刘缅专门管理屠宰之事,他没有觉察到这件事,应罚他吃一顿棍棒,羊肉则可送给尚书省的官员们吃。"刘缅听说后很是害怕,赶紧做了一条加厚的裤子等着打屁股。没想到,武则天第二天在彭先觉的奏疏上批示:"御史彭先觉奏请杖打刘缅的意见不妥。羊肉应给刘缅吃。"消息传开,满朝官员皆拍手称快,只有彭先觉羞惭不已。
  所谓言出法随,一言九鼎,这是帝王们引为独裁的标志,有时臣子们死谏也难让他的主子收回成命。武则天也是如此,她在杀亲生女儿及其他李家人时就没含糊过,但在禁屠上却是虎头蛇尾。在武皇帝眼里,律令、诏令等都是自家的私事,用得着时就拿来管人、杀人,不想用了,就弃之。武则天对刘缅等人网开一面,本想显示自己的仁政,却不想,反而损害了法治的严肃性。
  言出法随,如果做不到,不如当初就有打禁屠之类的念头,自己打自己嘴巴,终究不是啥好滋味,只惹旁人瞧不起。法律的废弛,祸端往往出自当权者。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霜冷关河御史李家屠宰文学杂志阅读大全